首页

都市言情

陈县令家的继室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陈县令家的继室: 第23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陈县令家的继室

    陈秉在陈礼玮身上上下摸索了下,见陈礼玮没什么事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陈秉目光转向被绑着的两人眼神狠厉,转头对迟慕说道,“多谢各位军爷,不如先去客栈休息一下,也好让我酬谢一下各位。”

    迟慕看向任秋灵,任秋灵忙说道,“你们去吧。”

    迟慕这才点头,“那就叨唠了。”

    陈秉伸手示意让他们骑马进城。

    任秋灵凑到陈秉身边,小心的看着陈礼玮,脸上满是担忧。

    陈秉抱着陈礼玮先去了大夫那,让大夫给查过后说只是中了迷药,没什么大碍,等明日醒了便好了,陈秉才真的放心了。

    今日的事其实闹得很大,陈秉让石头把孩子抱回家,自己留下来处理。

    刘楠见到石头抱着陈礼玮进来,起身上前,听到人没事才安心。

    刘楠让刘妈妈给陈礼玮洗漱一番,把人抱回屋里就这么守了一夜。

    第二天陈礼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的刘楠。

    “母亲。”陈礼玮迷糊的叫了声。

    刘楠猛的惊醒看向陈礼玮,“怎么样?身子有哪里不舒服吗?”

    陈礼玮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刘楠放下心来,接着板起脸,“你还记得昨日发生了什么吗?”

    陈礼玮这才猛的记起昨日的事情,脸上带着慌张,“我对不起,母亲。”

    见陈礼玮知错,刘楠摸了摸他的脑袋,“下一次别这样了,你知不知道这次把我和你父亲都给急死了。你要是出了事,你让我和你父亲怎么活?”

    陈礼玮哇的一声扑到了刘楠怀里,揽住她的脖子大哭起来。

    昨天被抓的时候,他真的吓坏了。

    刘楠轻拍着他的后背,哭出来也好,憋着反而容易出事。

    等陈礼玮哭过,刘妈妈端了碗清粥过来。

    刘楠给陈礼玮喝粥,等喝完刘楠又让陈礼玮再睡会儿。

    等出了房门,刘楠问石头有没有看到陈秉,石头摇头,少爷一直没回后院。

    此时陈秉在大牢里看着两个犯人,“再不说可就不是打板子夹手指这么简单了。”

    “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就是拐个孩子想着卖个好价钱。”一个人虚弱道。

    “什么时候人贩子拐人只拐一个了。不说你们主子是谁,给我上刑。”陈秉冷冷道。

    旁边的牢头咽了口唾沫有些哆嗦道,“大人,大半晚上了,再用刑人就没气儿了。”

    陈秉冷冷的瞥了牢头一眼,牢头不敢再说什么,挥手示意狱卒动手。

    “人晕过去了。”

    “泼醒。”

    一盆凉水浇头而下,两个犯人都是一哆嗦,缓缓的睁开眼看着陈秉。呼吸虚弱无力,他们有些撑不住了。

    “大人再打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

    “人贩子而已,死了就死了。”陈秉看向两人,“你们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不如让自己有个痛快。你们知道刑狱有多少种刑罚吗?”

    不等两人说话,陈秉接着道,“一百零八种。梳洗、剥皮、抽肠、鼻刑、水刑、戮刑、炮格、烹煮、腰斩、车裂、凌迟……”

    陈秉越说两人脸色越是惨白。有些刑罚两人虽没听过,但既然陈秉能说出来,就代表有,而且绝对极其痛苦。

    想到这两人打了个寒战,相互对视一眼,便是猛的一咬牙。

    陈秉察觉到时已经来不及了,两人都咬舌自尽了。

    “混账。”陈秉忍不住怒骂一声。

    “大人这要怎么办?”牢头有些哆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咬舌自尽,这得有多狠啊。

    陈秉嗤笑一声,让人把他们挂到那个员外院子里。

    陈秉回后院先洗漱换了身衣服才去看陈礼玮。

    陈礼玮已经睡下,陈秉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脸上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儿,松了口气,看向刘楠。

    刘楠摇头示意两人出去说。

    “他没什么事了,吃了东西又睡下了。你也累了一夜了,厨房里温着粥,要不你也先吃点。”

    陈秉点点头,等喝了碗粥,肚子里有了点东西,陈秉才对刘楠说道,“被抓的两个人咬舌自尽了。”

    刘楠一听明白了,“看来不是拐子。”

    “肯定不是,拐子不会对自己这么狠。虽然不知道谁动的手,但现在曹县确实挺危险,娘子你。”

    “我知道了。借着这个机会我带人离开,但是你在曹县……”

    “娘子放心,我怎么着也是朝廷命官,他们要来就来好了。”陈秉脸色发黑。别的他不管,但把手伸到他家人身上,他绝不会放过他们。

    刘楠忧心不已,她愿意离开是怕陈秉束手束脚有所负担,但她又怕陈秉胡来把自己搭进去。

    陈秉握住刘楠的手,轻拍了下,“娘子放心,为夫还想要陪着娘子白头偕老,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境的。”

    刘楠只能信他的话,收拾好后乘坐马车离开了曹县。

    车内众人都有些沉默,陈礼玮坐一旁看着刘楠,“母亲,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啊?”

    刘楠摸摸他脑袋,“因为你要读书啊。 ”

    陈礼玮闻言张大嘴巴。

    刘楠笑道,“你年纪也大了,得找个正经夫子和书院去读书的。”

    “啊?”陈礼玮满脸不敢相信,他不想上书院。

    看到陈礼玮郁闷的神情,刘楠烦闷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因为刘楠怀着孕,马车行驶缓慢,几天后才回到徐府。

    陈链早早便接到陈秉送来的书信,知道弟妹要回府待产,这几日便等在徐府。

    等下人回禀说人到了陈链和张诺急忙出来。

    张诺上前和桃花一块扶着刘楠进了府内。

    “父亲安,母亲安。”刘楠见到陈欢和刘熙行礼问安道。

    “哎呀,快起来。”刘熙起身上前扶住刘楠,“你身子重还行什么礼呀,快坐下。”

    “多谢母亲,不过礼不可废。”

    刘熙满脸不赞同,扶着刘楠在椅子上坐下。

    刘楠注意到座椅上的一位女子,刘楠虽控制着面部表情不变,但眼底还是闪过惊讶。

    “这位便是三弟妹了吧?”刘楠笑问。

    “姐姐好。”

    说话的是刺史家女儿朱燕,陈善新娶的娘子。

    看容貌长得确实挺丑的,宽鼻梁塌鼻子配上个樱桃小嘴和粗犷的眉毛,笑起来就更丑了几分。

    刘楠礼貌性的点头算是回礼。

    “等来年你们俩人的孩子倒是可以一起玩耍了。”刘熙满脸带笑。

    “母亲说的是。”刘楠附和道。

    刘楠看朱燕不像是心机深沉之人心下放松了几分。

    刘熙体谅刘楠一路过来车马劳顿,就让刘楠先去休息,一切等明日再说。

    刘楠确实感觉身体不舒服,并没有拒绝。

    在陈府的生活刘楠适应的很好,张诺担心刘楠不自在特地在陈府陪了她几日。

    刘楠也和张诺打听了书院的事,张诺说博哥儿在的书院不错,提议可以送去看看。

    在张诺的陪同下,刘楠带着陈礼玮去了书院。

    夫子考了下陈礼玮的功课,满意的点点头,让陈礼玮留下了。

    等下学刘楠询问了陈礼玮夫子教的如何,与同窗相处可愉快,等陈礼玮说一切都好,刘楠就定下了这个书院。

    陈礼玮恢复了每日去书院读书的日子。

    不过天气渐冷,下学后陈礼玮被刘楠拘在书房里练大字。

    刘楠看着他写的大字,摇摇头,“你这字儿不行,我给你爹爹去封信,让他给你找几份好字帖临摹一下。”

    刘楠给陈秉去了书信,等了两日便收到了回信。

    看到信中说一切安康,刘楠安心不少,这几日应该没出什么事。

    而刘楠并不知道,其实曹县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个员外家的宅子被人烧光了。

    “那两个人的尸体呢?”陈秉问旁边的衙役。

    衙役指了指远处盖着白布的两具烧焦的尸体说道,“被烧焦了。”

    陈秉皱起眉头,不是一伙人,不然怎么会不带走同伴的尸体。

    “把人安葬了吧。”陈秉吩咐道。

    等尸体被拉走,陈秉吩咐道,“把这夷平了,改日连着西街一块重建吧。”

    衙役觉得陈秉语气有些奇怪,但还是下去执行命令,把整个员外府给夷平了。

    而刘楠正在门前院子溜达,天气微凉,早上寒霜加重,地上湿漉漉的。

    刘楠怕打滑,在桃花梅花搀扶下溜达两圈就回屋休息。

    无聊时就捉来陈礼玮教他下围棋。

    寓教于乐的日子过得十分快,等天空中飘散第一片雪花,刘楠仰头看着天空,冬天来了。她生孩子坐月子在大冬天,怕是很难熬。

    刘楠找到刘熙跟她提了盘火炕的事,刘熙没意见,还说若是好用也给朱燕装上,孕妇不能挨冻的。

    得了刘熙允诺,刘楠找来小厮折腾半天把火炕盘好了,小厮手艺不如石头。

    刘楠担心陈秉手下人不够用,让石头留在了陈秉身边。

    这小厮是刘妈妈找来的,说是手艺挺巧的了。

    等院落里所有屋子都盘好火炕,众人都觉得高兴,今年冬天不怕冻了。

    刘楠让梅花多做了些吃食庆祝下,吃饭时看到陈礼玮的小动作,刘楠笑着指了下陈礼玮,“调皮。”

    陈礼玮收起做坏事的手,嘿嘿一笑。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