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你非替身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你非替身: 第二十章:毒发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你非替身

    第二十章:毒发

    隔日。

    “咳,咳咳。”大师兄手握成拳,抵在苍白的唇间,递给落闲一叠纸,笑道:“来我帮剪铜钱纸吧。”

    剪确实是剪。

    但剪的手法时时刻刻在变。

    因为大师兄说修真界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样东西,自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感应。

    哪怕一个人立在原地,一个微微地侧头,手指的轻抬,身子轻微地偏斜,周围的一切也会随之发生细微的改变。

    而落闲必须察觉所在一切的变化,顺其势剪出当时最贴合这个变化的铜钱纸。

    变化?

    风向?

    五行?

    方位?

    时辰?

    自身的呼吸?

    血液的流动?

    身子与外界的接触?

    五师兄所让落闲做的只是单一躯体上,落闲可以做到,别人自然也能做到。可自四师兄开始,越到后面需要躯体的越少,反而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不似五师兄和四师兄,三师兄他们甚至很少说话,因为即便用最简单的话说出来,寻常人依旧完全听不懂。

    所以他们干脆不多说,只是让落闲来做。

    落闲不明白大师兄所说的意思,于是整日整日站在同一个地方。日照如烈火时不动,狂风骤雨时一样未动,仿佛扎根了般,只是屏气凝神感受着大师兄简单提过的不同。

    一日接一日。

    好不容易抓到大师兄说的那些话所含意思后,落闲依旧整日整日站在原地,只是这次她身子会微微挪动。每动一下就会沉思许久,有时候只是简单侧了下头,她便会保持这个动作一整天。

    十天。

    二十天。

    一个月。

    ……

    落闲终于开始拿起剪刀剪起了铜钱纸,纸张自手中簌簌落下,每一张铜钱纸皆有不同。

    方开始,落闲只会在原地剪,转着身子各种角度剪。后来围着后院,然后去竹林,去树林。

    大师兄否决落闲剪的铜钱纸也很委婉:“用了这张铜钱纸,只怕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等大师兄点头说:估计棺材里那位应该会喜欢的时候。落闲床头上一开始足有三尺多厚的旧书,已经只剩不到一个指甲盖的厚度。

    最后是老头子。

    与几位师兄不一样,老头子让落闲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林子里,给他数出林子中有多少不同的草木。

    而且在他问到落闲林中不同位置的草时,落闲得给他说出来不同位置相同品种的草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不同。

    一听便极其麻烦,不过落闲和以前一样,只说了声好,便带着纸笔去往林子。

    泥土中所含的水、每日晒到的光,周围不同品种的草等等,影响最终草木生长的原因数以千计。

    等落闲皆能一一回答后,老头子开始让她挖草,根系不得毁坏一根,不然重挖。很多草的根系不仅深,而且异常脆弱,哪怕轻轻移开泥土还是会断。

    断的次数多了,落闲明白单靠移开泥土是不行,于是她在挖草时,会提前观察草的模样,生长环境,推测出下面根系的走向。

    这样一来,断根的情况果然好了很多。

    不停挖,挖到手指渗血,直到落闲挖出完完整整的草,根系整齐,没有一根断裂。

    看着落闲提着几大麻袋,里面每一株草木品种完全不同,有的根系足足蔓延一丈有余,有的根系有数千万根,但没有一根断裂。

    老头子一笑,让落闲开始找她每天药浴中的药材有哪些,然后让落闲自己给自己熬药。

    蜈蚣、蛇血、蜘蛛、腥草……熬出来比老头子熬的还要臭。

    老头捂着鼻子直夸落闲青出于蓝胜于蓝。

    之后老头子佯称带落闲去做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结果带着落闲去镇上卖丹药。

    三日不倒丹。

    一夜威风丹。

    返老还童丹。

    美颜瘦体丹。

    落闲:……

    两人刚一到街上,一群大爷大娘拎着烂菜叶子、臭鸡蛋追着两人扔。于是老头让落闲自个儿去卖,一文钱一瓶。

    因落闲长得清秀,气质独具一格,本来有些迟疑的镇民还是犹犹豫豫过来。不过一见熟悉的竹筒装着随便捏的药丸子,立马变了脸。

    好在大爷大娘们看落闲是个小姑娘,一个劲苦口婆心劝落闲别走歪路,还想把自家儿子、孙子介绍给落闲,说没钱来他们家,准疼她。

    落闲随着老头卖过一次药,自己又去了一次。去了两次,落闲再也不去了,什么忤逆师门,不尊师重长,全搁一边去。

    不知不觉,整整三尺厚的书仅剩手中的一页。饭桌上落闲也能在六双竹筷争锋中,稳稳抢到一碟子菜。

    有一天,二师兄神神秘秘塞给她一本册子,让她没事多看看,说这东西有大用,落闲看了下上面的名字。

    飞禽册。

    飞禽?

    二师兄难得再三强调:“这东西十分重要,一定熟记。”

    “好。”

    落闲习惯背各种厚的书册,这本不过一掌后的飞禽册,如今背下来于她轻而易举。

    这日,朝阳未升,树林中晨雾弥漫。落闲带着一个竹筒,早早来到一颗比后院梧桐大了几倍的树下。

    她在第一次看见五师兄接梧桐树下的朝露喂给十一师兄,而且知道那朝露可以延缓十一师兄体内的毒后,便自己找了颗树练习。

    一开始数千万滴朝露落下,当即将落闲淋了个透,一看手中的竹筒只有两三滴水。

    不管每日再累,落闲从未停下练习。终于,近一个月来,落闲总算可以一滴不漏地全部接住朝露。

    不过她还是再得确认。

    霞光刺破云层那一刹那,落闲击向树干,唰一声,树叶晃动。

    阳光折射入莹透水滴中,落闲眸子变得犀利,脚步迅速,身形如影。

    短短几息,衣袂扬动,落闲身上滴水未沾,她满意看着小半竹筒的纯澈水滴。这步法是每日她在劈柴时,观看五师兄接朝露时学来的。

    等明日,她便可以为十一师兄接朝露。

    倒掉水,落闲去了林子深处,昨晚师兄们让她今天多打点猎物回来。虽然老头和师兄们看似没心没肺,爱偷懒,爱使唤人。

    不过有时候却格外细心,比如他们说今天是落闲入门的第二个年头,怎么都该好好庆祝,要吃顿好的。

    还怂恿着老头把两年前新埋进去的酒挖出来,分明是为了庆祝落闲入门两年,但猎物得落闲来打,皮毛、骨头得落闲来清理,显然这群懒人只是想找个理由好好吃一顿。

    不过若非他们提起,落闲还不知道原来已经过了两年,明明那些血淋淋、刻骨铭心的愤怒和恨意仿若还在昨日。

    晚上,星辰布满夜空,萤火虫光芒闪闪,晚风拂过梧桐树叶,带来阵阵清香。

    桌子搬到外面来,酒香四溢,破旧的木桌上摆满了毫无装饰的菜,还有落闲摘来的可口野果子。

    虽然十一师兄不能动,也没有意识,但他们还是将轮椅推到落闲身边。

    两年过去,五师兄个子一点没变,他往落闲碗里倒了满满一碗:“六师妹来喝呀。”

    “好。”

    上一次喝酒还是两年前方入无名派的那次。

    辛辣入喉,落闲呛得一咳,这酒比上次的还要烈。

    “这点酒量出去说是无名派的人都嫌丢人,死病鬼都比你喝得多。”二师兄又替落闲满上整整一碗。

    “两年,一个月一碗,二十四碗,一碗不准少。”

    “哈哈哈哈。”

    “喝完睡觉。”

    “咳,咳咳。”

    “滚远点,死病鬼别咳到我碗里!”

    “欸欸欸,我的酒啊!臭崽子,别洒出来!”

    ……

    碗沿触碰间,几坛子酒斜斜歪歪,坛沿中流出酒来。大家说说笑笑,到最后仿佛都醉了般。

    意识迷迷糊糊间,落闲听见三师兄懒散的声音,他问:“他与你什么关系?”

    虽然三师兄没有说谁,但昏沉沉的落闲莫名清楚问的是十一师兄。

    似曾相识的问题,落闲张了张唇,还是没有答出来。

    什么人?

    什么关系?

    山洞中十一师兄双目失明,甚至没有看过她的脸,他们能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喜欢他?”

    “瞧你性子寡淡,待了八年的宗门说走就走,着实不像为了一个救命恩人能做到这个程度的人。”

    喜欢十一师兄。

    喜欢……

    几个字在脑中回响盘旋不散。

    又被劝着喝了几碗,落闲在发现已经有些支撑不住时,踉跄着起身推着十一师兄回房。小心把人放在床上,确定捻好被角,落闲舒了一口气,彻底醉晕过去。

    第二日,惦记着今日要给十一师兄接朝露的落闲猛地惊醒。

    顾不得炸裂的脑袋。她连忙往外一看,天边晨雾弥漫。还好,旭日还未升起。

    正当要为十一师兄收拾,带人出去时,落闲发现本该躺在床上的人不在屋里,连着轮椅也不见了。

    落闲急忙出屋,在后院看见了师兄他们。

    他们悉数聚在梧桐树下,轮椅中的十一师兄赫然在正中心,火红斗篷盖上,垂下遮住十一师兄的脸。

    落闲敏锐察觉今日气氛些许不同。

    看见从屋内出来的落闲,老头似是无奈,与以往全然不同,精明的一双眸子中皆是慈祥,白须在清风中抚动,仿若随时要飞升而去的仙人。

    “小落啊,你不该这么早醒的。”

    什么意思?

    落闲凤眸轻动,走近了几步,就在下一息,她发现十一师兄浅淡的呼吸比任何时候来得都要弱。

    瞳孔轰然一震。

    落闲冲到轮椅面前,蹲下身,在几位师兄注视下,落闲捻住斗篷一角,方往外带,斗篷下,两只仅有皮扯着的腐朽枯手垂掉下来。

    浑身血液发凉,大脑中如惊雷倏然炸裂。

    落闲抿紧唇,双眸轻抬,看向遮在斗篷下的脸。那半张腐朽的脸上,如今几乎全部化成腐朽。

    溃烂残破干皮下直直透出里面脆弱灰骨。

    已经停滞了两年的毒,以惊骇的速度饿虎出山般急剧反压回来,先前停在右半眼处的腐烂已经侵蚀到下颌。

    每一息都在以疯狂的速度吞噬。

    只是短短这点时间,落闲眼睁睁看着毒蔓延到锁骨处,吹来凉风中夹着骨头吞食后化作的灰尘,令她绝望而窒息。

    本如风中蛛丝的呼吸终于断裂,顷刻之间,所有信仰瞬间崩塌。

    “竹筒给我!”落闲声音嘶哑。

    不行,已经来不及了!

    落闲直接袭向梧桐树。

    朝露!梧桐树上的朝露!不行不行,旭日还没有升起,紫气还未穿透朝露。

    行的!

    不会!

    不能死!

    不可以死!!!

    就在落闲双目猩红,一道灵气准确无误打中她。身子一顿,落闲软软倒了下去。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