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论虐文如何变成甜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论虐文如何变成甜文:【校园】温柔学长攻X清贫黑莲花受 做君子好难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论虐文如何变成甜文

    游旭之走到张醉冬家门口,见着有人在他家门口徘徊,他还没走近,那人就已经先看到了他,在原地停顿了片刻,小跑了过来。

    “游少爷。”蒲平乐轻喘着气打招呼。

    平日不觉,这段时间游旭之不曾去找他,他才陡然觉着有了许多不同,他已经好一段时日没有见着游旭之了,他心中忐忑,故而有心试探。

    “你怎的身上都湿了?”

    游旭之:“掉河里了。”

    他走得急,鞋子也没回去找,现在停下来方觉脚下石子硌脚。

    蒲平乐讪讪的应了声“哦”,接着便是满脸欲言又止,白白净净的书生脸赏心悦目,泛上愁容也不会破坏美感。

    “你怎的在这?”游旭之问他。

    蒲平乐好似才想到,从怀里掏出一张请帖,道:“村里蒋岩下月初要成亲了,我来帮忙送个请帖。”

    “哦?”游旭之从他手中接过请帖,翻看了两眼,说,“请帖我帮你交于他吧,你先下山吧,时候不早了,晚了山上危险。”

    蒲平乐觉着哪儿不对劲。

    他抬眼问:“你呢?”

    游旭之笑了声:“我跟你这细胳膊细腿又不一样,你甭管我。”

    蒲平乐舔了舔下唇,小心翼翼的问:“游少爷,你——最近怎的不来找我了?可是我让你哪儿不高兴了?”

    “没什么。”游旭之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将湿发甩至脑后,道,“你别多想,过往是我太放肆,不曾仔细问过你的意愿,如今我已然看清了自己的心意,今后我亦是不会强塞你东西。”

    蒲平乐嘴唇微张,不敢置信的看着游旭之,他这番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蒲平乐自然不会听不懂其中的意思。

    他缓了缓,自嘲笑了声:“不曾想,原来游少爷也只拿我当个乐子,也罢,既然游少爷看清了自己的心意——”

    他顿了顿,说:“是平乐不知好歹,误以为游少爷乃是良人,竟妄想……”

    他点到即止,转身步伐踉跄,犹如被辜负的人,背影都透着伤心欲绝。

    游旭之看着他的背影,摸了摸头发,摇头叹息:“之前待你不薄,也不见你待我好过,可惜咯……”

    可惜了那些银子了。

    他低头看着手中喜帖,唇线扯平,风一吹,湿透的衣服仿佛冷到了骨肉中。

    书中蒲平乐算计张醉冬那天,就是在那晚喝完喜酒之后,张醉冬喝的醉醺醺的,蒲平乐说送他回家,然后那晚两人就滚到了一起。

    游旭之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头发。

    想什么呢。

    ……

    张醉冬晚了半个时辰才回来,游旭之已经烧了水洗了澡,晚间,张醉冬叫他吃饭,他才从房中走出去。

    张醉冬见着他,略显不自在的别开了脸,坐在桌旁理了理衣服,半边身体藏在暗处。

    游旭之发觉了他的不自在,自己反而自在了,他坐在另一侧,道:“蒲平乐来过了。”

    张醉冬:“……”

    游旭之见他没有反应,继续说:“给你送请帖,你们村子里有人要成婚了,请帖我放那了。”

    “我见着了。”张醉冬说。

    “哦……”游旭之缓了缓,拨弄着碗里的饭,其实不大有食欲,“那什么,在河边的事,你别太当回事,这不算什么。”

    这一字一句都好似在张醉冬的神经上跳跃,张醉冬捏紧了筷子,声音平静:“不算什么?”

    “以前我和……就我那些个朋友,一道逛青楼,看过的多了去了。”游旭之解释道,“你莫要因此疏远我,我这人从来不做强人所难之事。”

    听到他后半句,张醉冬心中郁结忽而就散了。

    “知道了,吃饭。”

    游旭之见这解释有用,再接再厉道:“况且都是男人嘛,谁还没有个……时候呢,是不是?你是不知,就那清月楼里,当初他们玩得可辣眼了,想不想听听?”

    张醉冬面色黑沉:“不想,吃饭。”

    游旭之:“……”

    好端端的怎么又气着了,当真是越跟他相处,游旭之越摸不透他的心思。

    翌日,游旭之也收到了一封请帖,那蒋岩家是村里头村长的儿子,性子和张醉冬挺像,是个实诚人,不过比张醉冬开朗多了,人也健谈,人逢喜事精神爽,大个皮肤黝黑的小伙笑得牙不见眼。

    游旭之便也沾沾光,讨杯喜酒喝。

    他头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后遗症,张醉冬没赶他走,他也没提,那夜之后张醉冬倒不像是和他置气的样子,态度一如往常,但游旭之总觉着那气氛不太对。

    若是生气,这气性当真是长。

    恰逢这时,他镇上的生意出了点问题,他牵马离开时,张醉冬不在家里头,他留了封信,就走了。

    于是当天,张醉冬回来看到的,就是鸡圈旁的树上插着的一张纸,行云流水的写着两个字。

    【走了】

    就这两个字,游旭之写了半柱香的时间。

    他原先是想说明缘由的,写写停停,又划掉了,废了好几张纸,想写上“勿念”,又想着他真的让不想他,心里头不舒服,最终写来写去,只留下了这两个字。

    时间飞逝,眨眼即过。

    夜色浓稠,皎洁明月高挂天空,寂静的夜里只剩下打更人和敲锣鼓的声音,游旭之回到了家中,明明就睡在自己房里,这夜却翻来覆去,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再过三天,就是那蒋家办喜事的时间了,他这段时间其实回去过,那时张醉冬不在,他□□进去,见着他睡过的那间房,堆满了杂物,床上被褥也收了,他气的踹门踹伤了脚趾,又跑了回来。

    后来在镇上,他也见到过来赶集卖东西的张醉冬,对方一如往常,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见着时,又想见见,见着他过得好,又觉得心里憋着口气。

    烦人。

    游旭之拉着被子蒙过头,半响,长舒一口气,翻身坐起,去拿了一瓶酒,上了屋顶看月亮。

    奇了怪了,他居然会被一个小猎户影响了心情。

    今晚月色甚美,游旭之靠在屋顶,指尖比划着,一口一口喝着酒。

    “小猎户的屁股真翘。”游旭之喃喃自语,“真好看……”

    喝到后来,游旭之也记不清怎么从屋顶下来回的房,神智早已飘远。

    醉酒一夜,美梦缠身。

    清晨醒来的游旭之懵圈的看着床帘,过了许久,才从梦境中抽离出来。

    ……

    他完了。

    ——

    蒋家坊。

    一大清早,蒋岩家中就热闹起来,敲锣打鼓迎亲,宾客陆续来临,一条道过去都是鞭炮味儿。

    游旭之随了礼,进了里面,他扫了一圈,没见着张醉冬,蒲平乐也不在,游旭之坐在角落里喝着茶水。

    到了后头,他才见着那两人的身影——他们是一同进来的。

    张醉冬也见着了他,两人视线相撞,又默契的别开。

    不过片刻,游旭之又看过去,就见着张醉冬偏头在和蒲平乐说话,不知说了些什么,两人有说有笑。

    蒲平乐似感到游旭之的视线,转头往他那看了眼,眸光暗淡了些,笑容也浅了许多。

    张醉冬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又看向了游旭之,光明正大的扫过他浑身上下。

    瘦了。

    游旭之没有看他们那边,他嗑着瓜子,有些走神。

    家中教导他做君子,夺人所好强人所难之事是决计不能做的。

    一场梦罢了,算不得数。

    游旭之垂眸看着地面,过了片刻,眼前忽而多了一人,“游少爷。”

    他抬头,蒲平乐站在他身前笑了笑,那笑容中透着虚弱与强撑的意味在里头,犹如风中的小白花,来点雨水就凋零了。

    “你也来了。”

    “嗯。”游旭之嗑完瓜子,拍了拍手。

    蒲平乐也没说什么,就寒暄了两句,游旭之不见张醉冬,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下,蒲平乐道他去后头帮忙了。

    蒲平乐见他又没了声,不甘的咬了咬唇,又若无其事的和他说着话,游旭之神不思属,偶尔“嗯”“哦”的给出回应,待蒲平乐走后,他连刚才蒲平乐说了些什么,都没能回想起来。

    新郎新娘拜过天地,新娘被扶着进了新房,大半天便这么忙活过去了。

    宴席开场时,游旭之、张醉冬和蒲平乐三人坐在了同一桌,蒲平乐坐在中间,右手边是游旭之,左手边是张醉冬,他一会儿和张醉冬温声两句,一会儿和游旭之说上几句,像只花蝴蝶采蜜般忙活。

    游旭之今日话少得很,侧耳倾听着身旁两人说话,另一边的张醉冬话更少,游旭之在杯中倒了杯酒,心里像是浸在了冷水中,拔凉拔凉的,思绪乱糟糟的打成了结。

    他右手边的人去给新郎官敬酒,张醉冬起身去打了碗饭回来,随意的就坐在了游旭之右手边,在他面前放了碗米饭。

    “吃点饭,光喝酒容易醉。”平静的嗓音犹如山中清泉。

    这儿明明乱糟糟的,吵的很,可游旭之却把他的声音听得分外清晰。

    “哦。”游旭之应了声,又客气道,“谢谢。”

    张醉冬动作一顿,又若无其事的夹了菜吃饭。

    游旭之这会儿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一颗青涩的果子,又酸又涩,可回味起来又想再吃一口。

    他压低视线,看见了右手边骨节分明的手,那指腹应该是有些茧的,摸起来有些糙,但是很舒服。

    游旭之喉结滚动,感到口渴,又喝了杯酒。

    一桌子都是大老爷们,大家互相喝着酒,就连蒲平乐也喝了两杯,到后来一桌子人都有了醉意。

    “游少爷,我敬你一杯。”蒲平乐忽而转头对他说。

    游旭之舔了舔唇,眯着眼盯着他看了会儿,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一口喝了,再看蒲平乐时,他只抿了一小口,斯文模样和这儿格格不入。

    好看是好看,可是游旭之丝毫想不起来当初追求他时是何心情了。

    蒲平乐替游旭之添了酒,游旭之拿起酒杯时,忽而右腿被触碰了下,他低头看了看,张醉冬的一条腿伸到了他的腿下,他抬头看了眼张醉冬,张醉冬毫无反应,还在和旁人喝着酒。

    蒲平乐:“游少爷,今日是个好日子,再喝一杯吧。”

    游旭之的小腿被张醉冬往那边勾了勾,他手一抖,酒洒了一些出来。

    “游少爷?”蒲平乐见游旭之面色古怪,不经疑惑。

    “没事。”游旭之道,他不知张醉冬是无意,还是……蓄意,走了一天的神稍稍回了些。

    他侧头笑容风流,挑眉道:“你敬我,自己只喝这么点,不合适吧。”

    “游少爷……”

    游旭之的腿被轻轻撞了撞,这回感觉比前两次都要清晰,他余光看了眼张醉冬,张醉冬端着酒杯在嘴边,眼神冷冽,情绪也比往常外露,游旭之能明显的感觉出,他不高兴了。

    腰侧被人轻捏了下,游旭之毫无防备,顿时直起了腰,倒吸一口气,他眨了眨眼,嗓子干涩,轻微的吞咽了一下。

    ……他娘的,做君子好难。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