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女配她的三个大佬师弟全是摆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女配她的三个大佬师弟全是摆设: 第 19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女配她的三个大佬师弟全是摆设

    这句话让云菱回过神,她看着红荔微冷的目光开始解释。

    “我不是故意将你们带到这里的……”

    红荔并没有忘记云菱刚刚跑向土坑时的迫切模样,如今云菱说她不是故意的,她怎么可能会相信?

    看着云菱心虚的眼神,她直接出声警告。

    “我不知道你对盛师姐究竟抱有多大的敌意,耗费心思将我们带到这里又是抱有什么样的目的,但是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想要对盛师姐不利,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云菱慌乱的摇着头,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

    红荔见此眉头皱得更紧,云菱是真的对盛师姐抱有敌意,那为什么司空师兄还会对云菱另眼相看?难道是被云菱骗了吗?

    看着云菱泣不成声的模样,红荔顾及着他们此行的任务正准备开口让云菱不要再哭了。

    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修。

    一身蓝衣手握长剑,眉眼之间都是冰冷的神色,来人正是盛丝微的二师弟岑子濯。

    他看着面前的三男三女开口问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他刚刚出关,经过这里就闻到了很浓重的血腥味,还有还夹杂着压抑的哭声,远远地就看到他们几人身穿天一宗的服饰。

    还以为是天一宗的弟子出了什么事情,便急忙前来查看。

    可是他们几人除了一个女修哭的伤心之外,并没有人受到任何伤害。

    红荔抿唇,正准备向岑子濯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

    云菱直接抢在她的前面,哭着解释道。

    “这不关红荔师姐的事,是我自己做错了才被师姐这样训斥。”

    红荔:“??”

    为什么她觉得这句话怪异?

    明明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但是加上云菱那委屈的表情,就多了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就像是她真的欺负了云菱,而云菱却因为她的欺压,不得不撇清和她的关系。

    岑子濯这时才认出这个一直哭泣的女修是云菱,她刚刚一直低头哭泣,他并没有看清楚她的脸。

    如今听到云菱说没事,就真的以为云菱并没有什么事情,直接对云菱说道。

    “你知道错了就好,不要再哭了,哭根本记解决不了问题。”

    云菱突然一愣,就连眼角的泪水都停住了。

    她原本以为岑子濯听了她的解释会替她撑腰,最起码也应该帮她斥责红荔几句。

    可她没想到!岑子濯竟然附和她的话!甚至直接告诉她哭没有用!

    她刚刚在说反话,岑子濯竟然没有看出来吗!

    对上岑子濯直率的眼神,她只能尴尬的笑笑。

    确认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后,岑子濯就打算离开。

    那个妖兽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以他们六人的实力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他没有在这里多呆的必要。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云菱却叫住了他。

    “岑师兄,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吗?我的修为只有炼气期,很担心在和虎妖对战的时候,会拖师兄师姐的后腿。”

    岑子濯还没有回答,红荔和白柳还有其他的三个男修就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就算他们刚刚没有意识到云菱似是而非的话是在告状,但是现在他们都察觉了异常。

    他们几个筑基期的弟子主动带着云菱历练,本就有保护云菱安全的责任,如果云菱担心会拖他们的后腿,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拒绝和他们组队?

    可云菱偏偏在见到岑子濯后才说出这样的话,就好像在嫌弃他们的实力不能保护她一样。

    他们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岑子濯看着云菱祈求的模样,眼中闪过迟疑。

    他和云菱只有一面之缘,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交情。

    可是对上云菱的依赖的眼神,他突然想到之前他从盛丝微的剑下将云菱救起时,云菱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依赖而感激。

    他低声叹了口气,盛丝微那样恃强凌弱的欺负云菱,之前的事情终究是他们紫归峰亏欠了云菱,这才让她受到了那样的惊吓。

    对上云菱熟悉的眼神,岑子濯缓缓点了点头。

    红荔等人见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云菱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亲近。

    一行人就这样朝着熊兴岭东面的山崖赶去。

    他们离开不久,云菱就出现在了这里,看着岑子濯的背影,就下意识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里曾被岑子濯凌冽的剑意伤过,现在看到岑子濯就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伤口不会愈合的感觉她至今还记得。

    盛丝微慢慢的皱紧眉头,岑子濯和司空留对她来说都一样威胁,是她得到灵从花的阻碍。

    她原本以为没了司空留,她得到灵从花会容易一些,没想到岑子濯竟会突然出现。

    她获得灵从花的过程注定不会太过顺利。

    想到这里,她直接握紧了手中的剑。

    不管多么艰难,她一定会获得灵从花!

    她刚往前走了两步,就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利刃朝她袭来。

    有人在偷袭她。

    盛丝微迅速的运转灵力躲过,回过头就看到司穆那满是笑意的脸。

    一击落空,他倒是没有再发动攻击,见盛丝微疑惑的看着他,他挑眉说道。

    “有这样好玩的事情,师姐怎么不带上我?”

    他今天像往常一样去紫归峰找盛丝微,想要说服盛丝微同意他替她向司空留报仇,顺便在暗中给司空留找麻烦。

    但是他今天却扑了个空。

    原本一直待在炼药房的盛丝微不见了踪影,他稍加打探便得知盛丝微急匆匆的朝着雄兴岭的方向赶去,还是在云菱去了雄兴岭之后。

    司穆瞬间就察觉到了一定有事情发生,果然刚来他就看到了一场好戏。

    想到刚刚云菱无力的辩解,他凑到盛丝微耳旁,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那个叫云菱的女修对你似乎抱着极大地敌意,需要我帮你报仇吗?”

    盛丝微疑惑的看着司穆,这人似乎非常执着于帮她报仇,无论是司空留还是云菱,只要是想要为难她的,司穆就开口要替她报仇。

    但是司穆眼中的戏谑却让这句话一点诚意都没有。

    她并没有出声,但是司穆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我倒是忘记了那个女修的修为只有炼气期,以你筑基期的修为,她根本不就不是你的对手……”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出手教训她?你也不是那样圣母的人啊?”

    盛丝微的脚步猛地一顿,她确实不是这样的人。

    云菱对她若有若无的针对她又怎么看不出来?但是天道对于云菱那莫名其妙庇护,她根本就不能伤到云菱一根毫毛。

    盛丝微的语气多了几分沉重,“我根本就伤不到她。”

    司穆直接眼中罕见的出现了疑惑。

    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竟然说她伤不到炼气期修士的一根毫毛?

    这怎么可能?

    但是对上盛丝微严肃的神情,司穆并没有反驳,只是心中对于云菱更加好奇了。

    金色的灵魂真的这么神奇吗?

    两人就在红荔他们一行人的背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很快就到了雄兴岭的悬崖,看到了处在沉睡中的虎妖。

    红荔几人正在低声商量击杀虎妖的策略。

    而盛丝微在看到虎妖的一瞬间,原本平静的眼神瞬间变得激动。

    虎妖的背后就是她心心念念的灵从花。

    这虎妖竟是灵从花的守护兽。

    想到这里,原本激动的心情瞬间变冷。

    天道为了云菱得到灵从花竟然如此的费尽心思,先不说这个任务根本就不是书中让云菱得到灵从花的那个任务。

    就这次的任务来说,竟是获取虎妖的妖丹,虎妖一死,那被守护的灵从花自然就到了云菱的手中。

    别人费心费力的攻打妖兽,云菱却可以不费力就得到灵从花这样这样的疗伤圣药。

    天道竟然如此的不公,她有什么理由不阻止?

    盛丝微死死的盯着那株灵从花,陷入了莫名的思绪。

    就在这时,司穆开口说道。

    “这只虎妖已经突变,实力估计已经到了元婴中期,她们根本就不是这只虎妖的对手。”

    盛丝微视线回笼,看向了依然在沉睡中的虎妖。

    她并不能看清楚这只虎妖的实力,但是司穆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撒谎。

    看着红荔她们已经拿出了武器准备攻击虎妖,盛丝微的面色突然凝重。

    虎妖背后就是她一直想想要得到的灵从花,一旦离开,也不知道灵从花会不会出现变数,盛丝微的心情非常纠结。

    但是这纠结也只是一瞬,很快就变得坚定。

    灵从花对她来说真的非常重要,但是她也不能明知道有危险却眼睁睁的看着同门弟子送死。

    盛丝微她们攻击虎妖之前直接出现在了她们面前,眼神中多了一分凝重,开口说道。

    “这虎妖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中期,你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它击杀,此次宗门任务直接取消。”

    红荔几人虽然看到盛丝微突然出现在这里很震惊,但是对于盛丝微的话却并不怀疑。

    她们原本就相信盛丝微,在盛丝微话音刚落,就齐刷刷的收起了手中的剑。

    盛丝微准备带着她们离开,云菱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感受到别人疑惑的视线,就开口质问道。

    “盛师姐为什么突然让我们离开?明明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只虎妖的修为只有筑基期,盛师姐却说它是元婴期?”

    云菱说道这里眼神开始变得不满。

    “就算这只虎妖有元婴期的修为有能怎么样?岑子濯师兄本就是元婴期的大能,再加上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不是虎妖的对手?”

    云菱说着偷偷看了一眼虎妖身后的灵草,明明这株灵草非常的不起眼,但是她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感受到了莫名的吸引力。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人在提醒她,这对她非常重要,绝对不能错过。

    所以,在听到这只虎妖有元婴期的实力时,她心中虽然害怕,也不愿意就这样离开。

    盛丝微听到云菱这样质问,脚步只是一顿,就头也不回的拉着红荔她们往回走。

    她不想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和云菱辩解。

    修士不同修为之间能力相差极大。

    就算是同为元婴修士,初期、中期和后期,每一阶之间都是天差地别。

    别说是一个元婴初期加上她们这么多的修士,就是两个元婴初期都没有办法将元婴中期的妖兽击杀。

    云菱那理所当然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盛丝微一心想要带着红荔她们离开,不想在这里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云菱被盛丝微无视,心中更是不满,声音猛然提高。

    “盛师姐,你为什么不解释?”

    尖锐响亮的声音直接唤醒了沉睡中的虎妖,它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突然多出的一群人,野性的瞳孔非常的危险,甚至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盛丝微心中一惊,直接拔出了手中的剑。

    她们走不掉了 !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