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食龙: 第 20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食龙

    “葛罗不见了?”萨莱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正嚼着块牛角包,差点没把自己噎着。

    “嗯,他昨天不是宿醉在屋里待了一整天吗,”一个房间在葛罗隔壁的男性佣兵回答着,“今早去找的时候人就不见了,只留下张纸条,说是去办私事,让我们尽快离开拉威城,不用管他。”

    “离开拉威城?为什么?”

    “没有说原因,但感觉可能和城里这两天卫兵的频繁调动有关。”

    “卫兵调动……”萨莱琢磨着。

    葛罗的生母是同盟的贵族,听说还有着领地。总不会……

    “不好了!”莉莉娅推开门冲了进来,“拉威城封城了!说是昨晚有人刺杀女伯爵未遂,凶手之一被捕,现在卫兵正在挨家挨户搜查凶手的同伙。”

    难道葛罗是去刺杀了埃温伯格女伯爵?萨莱实在不觉得以葛罗的性格会干这种事,尤其是在还没确定佣兵团已经出城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只留下一封信就做出这种连累大家的事的。

    这么想着,萨莱突然意识到,除了葛罗,好像还有两个人从前晚的聚餐后就没再露面。

    “赫拉呢?月圆夜不早过去了吗?还有那个泱……”

    乓!门又一次被人猛地推开。

    萨莱:“又怎么了!”

    “事情坏了。”气喘吁吁跑进来的温妮将一张羊皮纸怼到了萨莱面前。

    那是一张火刑的观刑告示,告示右上角刺杀女伯爵未遂者的画像上画着的,是没有任何错认可能性的,维斯塔大陆罕见的黑瞳黑发薄唇。

    “……泱?这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城西的一个庄园被巫术夷为了平地,说是当时女伯爵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庄园里,巫术是冲着她去的。但女伯爵离开城堡的行踪保密,知道的人除了近卫就只有次女凯拉·埃温伯格,伯爵储庞克大张旗鼓封城搜查,估计是铁定了心要把刺客幕后主使的罪名摁在妹妹头上。”

    “所以,要我看,”当初面对辰泱时,不过脑的第一个送出信任的温妮,没想到在这种事情上,反倒显得格外理性与敏锐,也不知道是不真是那传说中的“精灵直觉”在作怪,“哼,刺杀女伯爵估计是假,庞克夺位才是真的。”

    “你觉得赫拉和泱是被卷进了伯爵位之争?”萨莱没有质疑温妮的看法,而是顺着往下分析着,“还有葛罗?但我们只是路过的佣兵团而已……”

    “啊!”莉莉娅突然拍了一下自己腿,“你们不觉得葛罗长得和广场的女伯爵雕塑很像吗?”

    “……”萨莱还真从没注意过那雕像。

    但如果……

    “如果是这样,”她努力的找回了差点被莉莉娅带偏的逻辑,“赫拉和泱被卷入的理由是什么?就算葛罗流着埃温伯格的血,伯爵或伯爵次女向他求助,他要寻找帮手的话,也不会只对赫拉开口,更不用才认识不久的泱。”

    “理由是什么等把人找回来了再问也不迟,现在最紧急的难道不是火刑吗,我的自然女神啊!”温妮急着跳了两下脚。“火刑可就在四个小时后!虽然才刚认识没多久,但她也帮过我们很多,而且我们还答应了带她去见陛下呢,怎么能真让人被烧死?”

    “还有,如果被抓的’刺客’是泱,那逃脱了的‘同伙’就是赫拉,赫拉一个晚上过去了都没回来!这岂不意味着,她打算一个人去劫法场?”

    劫法场,救辰泱……

    萨莱沉默了。

    虽然是双生果,但萨莱其实和温妮是有很大的区别,又或者说,萨莱觉得自己和所有的精灵都不太一样。精灵是善良、是纯真的、是博爱的,精灵是这维斯塔大陆上最美好的生物。

    但比起像温妮、像其他精灵一样,对一个初识不久的人报以关心,萨莱的心则要小上很多,小到只能装得下一个精灵之森与一个帕兰佣兵团。剩余的,就超出她的关心范畴了。

    辰泱死在火刑架上,她或许会惋惜,或许会愧疚,但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拿帕兰佣兵团的安危为赌注,去救辰泱。

    毕竟,佣兵团是和商队一起入城的,是在商会和佣兵协会都有记录的,劫法场的事稍微出点差错,全体成员将会被牵连为通缉犯不说,事情还会因此传遍维斯塔大陆,使得帕兰佣兵团的名声就此被毁。

    萨莱清楚自己是个自私的精灵,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哪怕为此需要见死不救。

    所以,她会找到赫拉的。

    找到她,然后,阻止她。

    “行刑的具体时间地点是什么?如果你猜的没错的话,赫拉肯定会在那附近出现。”萨莱说着,“我们去找她。”

    “好!”温妮似乎是将这种“找”理解为“协助”了,但萨莱并没有纠正。

    ……

    就在萨莱几人还在试图弄清状况的时候,辰泱已经跟着黑斗篷的躯壳,回到了黑斗篷的房间。

    进入房间,关上门,辰泱直接随手下了个禁制。然后,揪着黑斗篷的魂魄,一起从躯壳里飘了出来。

    她本不想这么麻烦,想要知晓什么信息,直接读取记忆无疑是最方便快捷的做法。但无奈于和行为外表上的阴森寡言不同,黑斗篷灵识实在是太过于聒噪。每一段记忆的旁白都像是几十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在同时说话,吵得辰泱根本看不下去,只好将魂魄拎出来,口头审问。

    左右这家伙在辰泱敲打了两下识海后,已经吓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不大有可能撒谎。

    “大,大,大人!”魂魄刚被拎出来,就扑通一下栽在了地上,火苗似的形状还在半中腰折了一下,就像是在模仿肉身的下跪动作似的。

    “嗯?”辰泱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然后对着黑斗篷的躯壳摆了摆手,躯壳随即冻结成冰,下一秒,冰尸碎成粉末。

    魂魄被这“碎尸”吓得弯的更狠了,差点折成了对折。

    “大人您想知道什么,我都说,都说!只要您留我一条命!”极致的恐惧之下,黑斗篷倒豆子似的讲出了所有知道的事情。

    “我也是被逼的!我从小就被奎恩伯爵大人当做死灵巫师来培养,因为奎恩家有着代代相传的病,根本治不好,只能靠巫术。亨利大人入赘到埃温伯格领的时候,伯爵大人将我任命为他的近侍,和他一起来了。”

    “后来的事,后来的事,我也没办法啊……”

    辰泱没插话,任由他继续倒着豆子。

    “亨利大人觉得自己活不久了,让我帮他找个身体,但他又同时想要埃温伯格的爵位,就只能,只能……”魂魄尖尖颤抖着,将这个没有烛光的屋子照得一亮一暗,凡人若是见了,定会觉得闹鬼。

    辰泱:“只能夺了庞克·埃温伯格的舍?”

    没错,辰泱没过多久就发现了,现在的庞克·埃温伯格的躯壳里,装的其实是那位本该“因诅咒而死”的,他的亲生父亲——亨利·奎恩。

    换而言之,亨利夺了自己儿子的舍。

    “是,是……”魂魄缩成了一团,生怕辰泱一个不高兴也对他摆摆手冻成冰。

    “还有呢?”

    “还有……还有……亨利大人觉得女伯爵好像发现了这事,然后我就在亨利大人的命令下,不得不给女伯爵下了尸虫。”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让辰泱不得不怀疑,识海里那铜锣般大嗓门的聒噪家伙,到底是不是他。

    “还有呢?”

    “还有就……凯拉那婊……咳,凯拉小姐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也开始怀疑了,身上带了尸虫最讨厌的薰衣草,还把圣骑士调进了城堡。亨利大人觉得不能再继续等下去,必须尽快找个机会发难。”

    “凯拉小姐的人昨天凌晨往一家旅店送过信,亨利大人的眼线说住在那儿的是一个佣兵团……”

    向佣兵团送信?倒还是歪打正着了?

    “所以庄园一被人入侵,我们就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凯拉小姐雇的佣兵团的人。既然凯拉小姐和佣兵团的交易实打实、有迹可循,女伯爵又在亨利大人的控制中,亨利大人想着要不就干脆借这机会,给凯拉小姐扣上个买凶弑母的罪名,让家臣们不得不拥护亨利大人上位。”

    “就这些?”听了半天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凡人纠葛,辰泱有些不悦地拧了一下眉头。

    魂魄吓得从上到下来了个波浪形颤抖,“还,还,还有!还有就是,庞克大人,就是亨利大人的长子,现在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这身体也得了奎恩家族的病,同样活不过四十岁。亨利大人放不下伯爵储的身份,用了很多办法,那些血魔被抓来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作为实验体。”

    “但,但这些方法的效果都不太好,亨利大人也不想真的变成血族……”

    “就在两个礼拜前!对,两个礼拜前!”

    “有个人来拜访了亨利大人,那人用了认知障碍法术,所以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多高多胖。他和亨利大人在密室里待了五天,期间没出过门。五天后,那人走了,亨利大人又把自己在密室继续关了三天,等出来时,病就全好了,还不知道为什么学会了很多强大的法术。”

    “我不知道那人和亨利大人做了什么交易!只知道那人走后,密室里的尸体都没了,好像还少了些药材和一个储物宝石……我真的只知道这些了,大人!”

    尸体都没了,是用来装魔主魂魄的吗?

    这还真是个……糟糕的消息。

    虽然区区凡人之躯根本承受不了魔主魂魄的戾气,哪怕将法力彻底封印,再用上些死灵巫师的把戏,一具躯壳尸体也顶多撑个半载。

    辰泱:“具体多少具?”

    “啊,就……就……”魂魄支支吾吾着,“就……二三十吧?”

    二三十。

    有法子能一剑将战神穿心,却只能找个不入流的凡人巫师来处理魔主魂魄,将万年方才换一次的神龙之角、可遇不可求的三界至宝,用来当做几具凡人尸体和一点巫术的报酬——这一连串事儿,怎么想怎么怪异。

    辰泱一改之前的想法,竟隐约觉得,那偷袭之人,怕不是非妖非魔非神,而是神妖魔往往会忽视的……凡人。

    被凡人背刺,落入如此境地?

    若真如此,还真是阴沟翻船。

    ……是因为自己久居高位,目光变窄了吗?

    一旁的魂魄还在求着饶,但辰泱已经全然没了心思理会他。她右手竖起两根指头,凝起法力,朝着魂魄一挥——

    呲咔!三魂七魄原地飞散,聒噪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

    只是那三魂七魄竟然并没有就此飞往忘川,而是原地扭动了许久后,一个个的从内部炸裂,再度分为了数十份魂与魄的碎片。

    这还真是辰泱从未见过的现象,就好似该人的魂魄本就是被什么东西损坏后,又不断打补丁拼凑而成的。

    损坏魂魄……

    辰泱想到了尸虫,想到了温妮口中,那早在六千年前被西方神明封印了的恶魔。

    看来,维斯塔的烂摊子还不是一般的大。

    如今再搅和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与唯恐天下不乱的魔主墨宇……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