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非典型咒术联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非典型咒术联姻:禅院篇:先祖们的诅咒 第 25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非典型咒术联姻

    第二十五章

    房屋倾倒,血迹斑斑,肢体横陈。

    鼻尖可以清晰的嗅到焦土与人血放置的腥锈味儿。

    “人间炼狱啊。”

    安倍晴明立足在树尖,居高临上的俯瞰着整座村庄。

    这里不仅有好几股咒力混杂着,而且还有几个‘普通人’在清数尸体,看来咒术界已经派人来过了。

    「把夏油杰安全的带回京都。」

    以这个情况来看,安全是安全……能不能带回京都就难说了。

    想到来之前深雪认真的表情,安倍晴明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被夹在两指之间的纸人无声自燃起来,化作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他曾经记住过那位“杰君”的咒力,与那些尸体上的……想要不承认都不行的一模一样啊。

    底下的人已经在上报高层,让人去夏油杰的家中查探了。也不知道现在赶过去还来不来得及……安倍晴明望向了远方的边际。

    嘛,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些人之前赶到还是可以的。

    -

    安全回到禅院家。

    就如同五条悟所说,抱得下的话,摘多少带回来都可以。

    深雪抱着足以将自己的脸埋得严严实实一点都露不出来的数量回来了,她被放在地上时还差点摔了一跤。

    太重了。

    深雪险险稳住身体,手臂上酸涩起来。

    拿过最重的东西不过是咒具的深雪努力站稳,试着在被几十朵向日葵花挡住的视野隙缝中找到可以放置的地点时,手上的重量忽然一轻。

    五条悟看不过去接了过来。

    “我来拿吧,”拿在手上掂了掂重量,他多少有点无语,“虽然我说只要抱得下就可以……你这也太多了吧。”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五条悟的脸好像长在向日葵上一样……画面稍微有点好笑。

    为了不被发现嘴角的笑意,深雪低下头。

    “摘得时候只想着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就忍不住贪心了一点。”

    整理好情绪,她重新抬起头看向五条悟那张被埋在向日葵里的脸时已经没有想要笑出声的感觉了。

    “现在想想,就算摘得再多,枯萎的时间也是差不多的……的确没有必要摘这么多。”

    “放在一旁就好了,我待会让人过来收拾。”

    说完,深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像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一样。

    五条悟注视了深雪数秒,倾身将向日葵花往她那里靠了靠。

    “很喜欢?”

    “……嗯,总觉这些花像是在笑一样,很开心的样子。”深雪的目光移到花盘上,弯了弯眉眼,“而且颜色也很漂亮。”

    光看着就觉得心情很好了。

    五条悟目光一瞥,看到庭院中有不少空地,扬了扬眉。

    “这么喜欢的话,种在院子里怎么样?”

    看着深雪诧异的表情,他笑了起来。

    嘛,倒不是为了别的什么。

    只是单纯的觉得,只能守着喜欢的花枯萎的模样也太伤感了。

    -

    即便他比那些咒术界的人要快,但还是来迟了。

    安倍晴明的目光在刻在木牌上的‘夏油’两字上轻轻略过,看向了大开的大门,又一次闻到了锈味儿,只不过这一次是新鲜的。

    他轻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终究还是背弃了自己曾经的信念,走向了破碎的门扉。

    要是深雪酱知道这个消息……会选择接受、还是厌恶?安倍晴明眯眼看着逐渐步入逢魔时刻的天空,也许会什么都不在意吧。

    那个孩子基本没有是非观念的。

    他也常常在想,禅院家的人……究竟真的有在认真养孩子吗?

    -

    「你讨厌非咒师吗?夏油君。」

    咒术界那边,应该在到处找他吧。

    夏油杰走在一条山路上,被深雪晋升为特级后,能够完美隐蔽行踪的咒灵就趴伏在他的肩上,持续的提供着隐蔽的功能。

    数日前,九十九由基问他这个问题时,他的答案是:不知道。

    数日后的今天,也就是现在的话……

    他可以十分确信的回答:是的。

    无论是被愚昧的村民锁在牢笼中,肆意侮辱殴打的双胞胎姐妹。

    还是因为普通人愚蠢的教义,而害死的天内理子。

    又或是曾经对普通人伸出善意的手,却被误解而攻击的深雪。

    在一颗雪松下,夏油杰停下了脚步。

    他的手轻轻抚在粗糙的树干上,数年前他与深雪的初次见面就是在这里。

    额头都被石头打破了,还坚持警告那些猴子,想要保护那些令人厌恶的家伙的深雪。

    深雪,深雪,深雪…

    ——深雪。

    咒术师不会产生诅咒,死去的咒术师的尸体也总是被好好的处理,以防诞生咒灵。

    而那些被保护的“一般人”在做些什么……?无止尽的生产污秽,带来麻烦,甚至反过来伤害术师。

    他们活着只是浪费这个世界的空气而已。

    如果没有咒灵,深雪的天与咒缚又算是什么?

    就算因为诅咒的关系,她不能使用咒力也没有关系。他可以带她离开禅院家,无论到哪里去,看明野的向日葵、看富士山顶的雪,看漫山遍野的樱花……

    她不会孤独的坐在高墙之上,也不会在深夜被一个陌生人说出失礼的话,也不会害怕万一一生都无法使用咒力,禅院家会抛弃她而下意识的不去使用电子产品。

    因为她在害怕如果习惯了有趣的东西,哪天突然失去的话,漫长而又无聊的日子会将她逼疯。

    深雪……深雪……

    夏油杰温柔的注视着前不远属于禅院家的高墙,探出墙外的樱花树枝葱绿水嫩,只是少了一个坐在上面的身影。

    “深雪,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理解我的吧。”他低声自言自语。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他悄悄进了禅院家。

    因为咒灵的掩蔽能力,里面来往的人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行踪。

    如果是深雪的话……

    夏油杰的脚步戛然而止,深雪常在的和室内空无一人,但是后|庭有声音传来。

    ……有客人?还是和那个式神在玩?

    遵从着这样的想法,夏油杰缓缓朝着后|庭走去。

    “把这个种下去真的可以长出向日葵来吗?”

    深雪卷起袖子,认认真真的蹲在一旁观看。

    刚刚五条悟说要种花之后跑出去拿了一堆晒干的‘种子’,喊她一起在地上一起挖了数十个洞出来,准备埋进去。

    五条悟摇了摇手指,“理论上可以的。如果没有长出来的话——”他拉长了尾音,“那只能说你没有诚心照顾了。”

    他将向日葵种子放了些到深雪的手中,“喏,你试试看种进去。等明年这个时候,就算在家里你也可以看到向日葵了。”

    深雪接过种子,神色认真的将其小心的埋进事先挖好的洞里,然后一点一点的撒上土,怕太紧实会压坏种子,又怕太松没有效果……。

    即便是即将下山的太阳也有足够的威慑力,晒得深雪额头流下汗来,擦拭时没有在意手上的泥土,脸上便花了许多。

    她聚精会神的一点一点埋着土,等到全部种完时,一直秉着的一口气才吐出来。

    “种好了!”

    深雪开心的扭过头对一直蹲在旁边陪她的五条悟说。

    纯黑色的眼睛闪闪发亮,装满了劳作完的愉悦。

    五条悟有些好笑的伸手往深雪脸上一抹,明明是帮忙擦脸的动作,却弄得更花了。

    还真是容易满足啊。

    就像七年前一样,前一秒还哭哭啼啼的像个泪包,下一秒只是被摸了一下脑袋,就立刻朝他笑起来。

    “之前对你说了过分的话,抱歉。”

    五条悟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深雪的脑袋,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些,“姑且试试和我结婚吧。”

    正常人都会觉得有些尴尬的话,他讲起来就十分的理直气壮,说出口之后脸上的笑容还又扩大了一些。

    “其他人的话就算了,不过……对象是我的话,你绝对不算吃亏。”

    深雪伸手触碰着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轻轻的捏住,弯了弯眼,朝五条悟露出了一个有些柔软的笑容。

    “嗯,好。”

    答应之后,她心中好像有一块悬了多年的石头忽然落地了。

    父亲去世前还在强调的,兄长一直以来自信满满的结果,在今天尘埃落定了。

    ——她身上的诅咒即将被解除。

    希望杰平平安安回来,她有好多事情想和他分享。

    无论是今天看到的风景,还是刚刚种下的向日葵,还有诅咒可以解除的消息,都想告诉他。

    还有……

    深雪看着五条悟的脸,歪头一笑。

    还有,他最好的朋友其实并不讨厌这件事。

    夏油杰面无表情的站在障子旁,他的目光落在庭院花圃边上站着的两个人身上,捏着门扉的手青筋毕露。

    就在门外不远处,还摆放着一大簇刚摘下不久的向日葵花,半露在阳光里,花葵像是笑脸,又像是深渊。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