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回1998: 入V公告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重回1998

    宿舍里,女生们全都在试穿军训服。

    在林清的提醒下,和她一起报到的周敏和方婷都领了小号。

    宿舍里的其他女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很多人按照自己平常穿的尺码把军训服领回来,回到宿舍里一试穿,顿时傻眼了。

    袖子长的能当水袖甩、裤腿直接拖在地上,最关键的军训服特别肥!

    毫不夸张地说,大号的军训服里钻进去两个一百来斤的姑娘没问题!

    林清穿上军训服裤子,扣上裤腰处的扣子后,刚一松手,裤子竟然呲溜一下掉下去了。

    很明显,她缺一条腰带。

    林清腿长臂长,军训服穿在她身上已经是整个宿舍里最像样的了。

    林清双手掐住裤腰走到水房去照镜子,裤长和袖长都还算合适,宽松肯定是很宽松的,不过军训服宽松一点凉快。

    周敏和方婷都自己从家里带了腰带,裤子和袖子挽起一个边来就好。

    吴佩珍挽了一圈又一圈,站在镜子前不知所措。不仅袖子长裤腿长,衣服下摆也太长了!完全盖住屁股了!

    林清说道:“学校后街有裁缝店,你要去改一改吗?”

    吴佩珍立刻点头:“要要要!”

    “林清,你自行车能不能借我骑一下?”

    林清看了吴佩珍一眼,说道:“我骑自行车带你去吧,正好我要出去买腰带。”

    吴佩珍开心点头:“好啊。”

    两人一起下楼,林清弯腰开锁,她的自行车前轮用沉甸甸的钢锁和栏杆锁在一起。

    钢索是林清买二手自行车的时候,自行车行里的人提醒她一定要买的。

    没办法,现在偷自行车的人太多了,大学内外更是偷车贼最喜欢光顾的地方。自行车上自带的车锁用压力钳一剪就开,只能再加一道粗重的钢索,这种不好剪。

    林清蹬起自行车,吴佩珍跟着她小跑了两步。然后林清的自行车后座一沉,吴佩珍跳上来了。

    吴佩珍侧坐在后座上,伸手扶着林清的腰。

    “坐好了吗?”林清问道。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林清身体微微前倾,加快了蹬车的速度。

    夏日的风吹鼓两个女孩身上的白t恤,吴佩珍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好凉快啊!”

    学校里比前两天热闹的多。新生全都来了,老生也回来了七七八八,还有一些来送孩子的家长尚未离开,也走在校园里。

    林清的二手自行车,车把上安着一个铃铛。

    她上辈子已经很久骑过带有铃铛的自行车了,准确地说,她上辈子已经很久没有骑过自行车了。

    清脆的车铃声,独属于林清的青春年代。

    “叮铃叮铃——”

    看到前方的行人多,林清就轻拨一下车铃。

    走在马路上的学生们听到车铃声,纷纷跳上一旁的人行道,为她们让开一条通畅无阻的道路。

    林清在香樟树荫下穿行而过,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明亮的光斑从两个女生的白t恤上飞速掠过。

    -

    大学后街的裁缝店里挤满了抱着军训服的新生。

    昏暗狭小的裁缝店,白天也开着白炽灯照明,墙壁上贴着一张张美人挂历。

    林青霞带着海军帽,帅气逼人,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格子衬衫。

    红姑穿着一件草绿色的夹克,脖子上系着一条橘色的纱巾,眼神闪亮。

    裁缝店墙上贴着这些美人挂历自然是用来招揽生意的,希望有顾客看中明星身上的款式,在店里定做同款。

    不过从多年没有更换过的挂历纸上林清就能看出,学校后街裁缝店里这样的生意显然不多,估计平日里主要靠学生们裁个裤脚、锁个裙边这样的小生意支撑。

    林清和吴佩珍排在队伍的最后,没过几分钟,就又有几个抱着军训服的新生站在了她们身后。

    不过吴佩珍观察了一下,对林清说道:“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的呢。”

    像她和林清这样自己来的并不多。

    片刻后,吴佩珍又压低声音对林清说:“有很多人看你呢。”

    林清笑笑:“正常。”

    她在校门口摆摊前,就做好了给新生们留下印象的思想准备。

    “过几天大家就忘了。”

    吴佩珍说:“我敢打赌,现在大家肯定都在心里疯狂猜测你到底是不是新生。”

    吴佩珍想起自己在宿舍里看到林清时的心情,忍不住笑了。

    现在裁缝店里的新生们显然也体会到和她当初一样的复杂心情了。

    轮到吴佩珍,裁缝店老板娘问了一句裁多少,把衣服比在吴佩珍身上,用粉笔在袖口、下摆和裤腿上嗖嗖画线。

    拿起不对称的裁缝剪刀,咔嚓咔嚓沿着粉笔线剪掉。

    然后动作利落地在剪过的地方折了一个边,在上面垫上一块湿布,把老式电熨斗放上去,沿着边压了一遍。

    滚烫的电熨斗接触到湿布,水化作蒸汽,发出轻微的呲呲声响。

    吴佩珍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这声音听起来怪吓人的。

    压好边后,老板娘把衣服裤子放在缝纫机上,右手转了一下缝纫机右侧光亮亮的轮子,单脚咣当咣当地踩起缝纫机。

    机针飞快地一起一落,很快就缝好了几个边。

    “好了!一块钱!”老板娘把衣服塞回吴佩珍怀里。

    回去路过小卖部,林清买了一根人造革的腰带,也是一块钱。

    她买皮带的时候小卖部里只剩下了最后两根。

    小卖部老板当然记得林清,林清清仓处理给她的货物,让小卖部老板占了一个小小的便宜。

    而且林清卖给他的那些东西不停有学生来买,不过一天就都卖光了。

    小卖部老板笑道:“运气不错,再晚来一会腰带就卖完了。”

    -

    新领到的军训服,大家都想洗一遍再上身。

    林清和吴佩珍刚回到宿舍,周敏就催促两人去水房:“快去快去!洗衣服要排队呢!”

    林清吓了一跳,连忙把军训服和肥皂都丢在塑料盆里,抱着水盆去水房了。

    水房门口果然在排队,林清和吴佩珍排了挺久才轮到她们。

    水房地面湿漉漉的,林清小心翼翼地走到水池前洗衣服。

    林清和吴佩珍的水龙头没有挨着,两人中间隔着几个人。林清洗干净后正在拧干,听到吴佩珍叫她:“林清,这洗衣服泡沫怎么冲不干净啊?”

    林清走过去,看到满溢出来的白色泡沫,吓了一跳:“你放了多少洗衣粉啊?”

    吴佩珍茫然:“铺满盆底一层吧,放多了吗?”

    林清:“太多了!!”

    林清同情地看向吴佩珍:“一遍遍来吧。”

    林清站在吴佩珍身边,看着她一遍遍地漂洗衣服,很快又发现一个问题。吴佩珍一双手很小,手劲看起来也不大的样子,每次拧衣服都拧不干。

    留在衣服里的不止有水,还有大量的洗衣粉残留。

    再接满新的一盆水,又变成了新的一盆泡泡。

    这样效率太低了,林清对吴佩珍说道:“来,我们一起拧。”

    两人各拿着衣服的一头,双手用力旋转,把衣服里面的水全都拧到水池里。

    每漂洗完一遍都彻底拧干后,下一盆水里的泡沫明显就变少了。

    吴佩珍终于看到了希望!

    这样反复来了三次,才终于把洗衣服泡泡冲干净。

    两人回到宿舍里,周敏说道:“怎么这么慢?快快,赶紧晾衣服。”

    现在宿舍里只有周敏、方婷、林清和吴佩珍四人,周敏说道:“佘香芹她们也去洗衣服了。”

    “你们赶紧把衣服晾到阳台!”

    林清这才反应过来,宿舍里十二个人,没人洗两件衣服就是二十四件,狭小的阳台根本挂不下这么多衣服。

    林清和吴佩珍把自己的衣服晾上去后。

    吴佩珍眉头紧皱:“衣服晾不下怎么办?”

    周敏叹口气:“在宿舍里拉绳吧。”

    “滴水的衣服先挂在阳台上,等到不滴水了,就挂回宿舍里。”

    林清觉得这也是个办法,绑新书的塑料绳正好还没扔,她踩着上下铺的梯子,把绳子一头绑在自己的上铺围栏上,另一头绑在对面的吴佩珍的上铺围栏上。

    只是宿舍本就拥挤,再挂上衣服之后就更挤了。林清叹气。

    最终的解决办法只能如此,暂时没地方挂的衣服只能先放在脸盆里。

    等到天黑了,先晾在阳台上的一批衣服不滴水了,收回来挂在宿舍里拉的绳子上继续晾。

    后面洗完衣服的同学们,这时才把衣服晾到阳台上。

    “我妈说,天黑了一定要把衣服收回来,不能挂在外面。”突然有一个女生说道。

    林清想了一下,想起女生叫贾小雨。

    “为什么啊?”其他同学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贾小雨自己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来:“就是习俗啊。”

    “天黑了要把衣服收回家,不能从晾着的裤子裤裆底下走过……你们家里没有这样的习俗吗?”

    后者有几个同学家里有,但是前者只有贾小雨一人家里有。

    “我直接把衣服挂在屋里的绳子上吧?”贾小雨问道。

    “不行!”几个女生异口同声地拒绝。

    “衣服滴水!挂在屋里把桌子和地面都弄湿了,怎么能行呢?”

    贾小雨一脸委屈,天已经黑了,室友们不同意她把衣服挂在屋里,她自己又不想挂在阳台上。

    最终还是林清帮她想了一个办法:“用大浴巾包住军训服,一点点拧,把军训服里的水吸走。”

    “确保不滴水后,你就可以挂屋里了。”

    贾小雨按照林清的话,一寸寸地把军训服拧干了,折腾了好半天。

    周敏低声说道:“我看着都替她累。”

    林清拍了拍周敏的手。

    -

    第二天继续是报到日。

    第三天,军训开始。

    早上七点集合,五点半宿舍里就有人起床了。

    女生们端着脸盆和毛巾去水房洗漱,回来后一起在宿舍里涂防晒霜。

    宿舍里有一半女生都从林清手里买了防晒霜,可见防晒霜生意有多好。

    吴佩珍的防晒霜是在林清的摊位上得知了防晒的重要性后,妈妈带着她去商场专柜买的,羽西的。

    宿舍里另外六个人,包括林清在内,用的都是林清卖的开架品牌。

    佘香芹没有买防晒霜。

    宿舍里另外几个没有买防晒霜的女生,有人是因为节约,有人是不拘小节。

    不过大家都一样,自己没买就不用。

    只有佘香芹不同,她自己没买防晒霜,她找室友借。

    “你们谁借我用一下呀?”

    “借我用一下呗?”

    佘香芹在宿舍里一遍又一遍地询问。

    没有人回答她,宿舍里一片尴尬的静默。

    佘香芹问到第四遍,贾小雨把自己的防晒霜递给了佘香芹:“用我的吧。”

    林清在心底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

    军训第一天就是站军姿,上午站、下午站。

    林清第一次见齐了同班同学,她所在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一班有三十个女生、十二个男生。

    三十个女生分成了两个半宿舍,都和林清的宿舍挨着,都是她这两天在水房里见过的熟面孔。

    操场上的树荫都被别的班抢占了,林清她们班就站在太阳下,特别晒。

    汗水流进眼睛里,遮得眼睛生疼,也不敢偷偷有小动作。一旦小动作被教官逮住,就要罚俯卧撑。

    林清汗水流进眼睛里,只能拼命眨眼睛。

    休息时间,几个同学去向教官申请,他们也想在树荫下军训。

    教官眼睛一瞪:“太阳不晒那还叫站军姿吗?”

    几个同学都吓得不敢说话了,然而第一天的军训结束的时候,教官对大家说道:“如果你们明天集合早一点。”

    “早早把队列排整齐,我就带着你们去抢树荫。”

    全班顿时一阵欢呼。

    林清嘴角也微微上扬,在树荫下军训当然比在太阳下幸福多了。

    教官等大家欢呼完,才说道:“前提是你们一定要早啊。”

    “树荫有多抢手,你们肯定知道吧,你们要是列队晚了,肯定就没戏了。”

    于是同学们为了抢树荫,商量好明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六点半就集合列队。

    林清叹口气,心想教官真是pua高手。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