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春色难驯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春色难驯: 第 13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春色难驯

    椿岁回来的时候,瞥了眼江驯的课桌肚,看见让他做梦的“药”没了,唇角忍不住翘起来,又立马清清嗓子压了下去。

    “好吃吧?”椿岁得意洋洋地小声问。

    吃人嘴短,看你以后还让我做梦。

    “扔了。”江驯头也没抬,刷着题淡声说,唇角却本能地轻抿起来。

    “嘁,我才不信。”字纸篓里明明什么都没有,你又没出去。椿岁摸出自己的糖,扯开糖纸塞了一颗进嘴里,“男孩子喜欢吃甜的又不奇怪,害什么羞啊。”

    这种糖的糖纸都是一个颜色,只有吃到嘴里才知道是什么味儿,很随机。

    舌尖裹了裹外层硬糖,椿岁美滋滋地发现是草莓味儿。

    甜香漫在空气里,江驯偏头。

    小姑娘抿着甜味的时候,睫毛也跟着一下下轻耷,和平日里挥着小爪子的张扬劲一比,不知道乖了多少。又因为逆着光,侧脸的轮廓都勾出透明的浅金来。新剪的短发拢在耳后,露出耳朵尖尖上颜色很浅的米粒大小胎记。

    余光瞥见视线,椿岁不经意地看过去,少年琥珀色的瞳仁里,是自己的倒影。

    椿岁一怔,齿尖下意识地用力,甜软果浆从裹薄了的糖壳子里跳出来。

    “剪头发了?”江驯突然问。

    “……”过了一个周末才发现她剪头发了,不愧是直男。

    却莫名松了口气,椿岁极度自信地傲娇开口:“好看吧?”

    江驯垂眼,目光落在她压成月牙的眼尾上,没说话。

    预料中的夸奖没等到,椿岁一秒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一把捂住自己的刘海,甚至摆出一副防备的姿势战术后仰,严肃告诉江驯:“别惦记我的头发,我是绝对不会去你那办卡的。”

    即使她的零花钱可以给学校捐一栋楼!

    “……哦。”江驯真的不太清楚她看着挺聪明的小脑瓜里,到底一天天都在开什么飞车。

    但那点搅着情绪的异样,终于在她不着四六的天马行空里压了下去。

    “你怎么啦?”时语姝上完卫生间回来就一脸姨妈痛的样子,杭宗瀚纳闷地问。

    “没事。”时语姝勉强笑了笑,“岁岁周末都没回家,大概还是……不喜欢我吧。”

    不就是一颗糖么。居然还有人送东西只送一颗糖。不愧是穷了那么多年的。

    “我看她也不是那样的人,你可能对她有点误会,你俩要不好好聊聊?”杭宗瀚下意识地说。

    时语姝倏地偏头:“你说什么?”

    “额……”杭宗瀚语塞。

    “嗯,”声音委屈地轻下来,时语姝低头,“我会好好了解她的。”

    “哦哦,好。”杭宗瀚赶紧说。刚刚那一瞬间,他怎么觉得时语姝的眼神那么吓人呢。

    一定是错觉。

    -

    每次走班课,小姑娘都会随机给他塞一颗糖,有时候隆重一点,拿便签纸虚裹一下,有时候就那么大喇喇地塞他课桌里。唯一确定的是绝不多放,跟她不办卡的决心一样有原则。

    直到那天中午江驯看见课桌里精致的透明小礼盒。

    眉眼微挑,江驯好笑地想:小姑娘这是发财了,还是转性了?

    唇角笑意却在抽开礼盒里的小卡片时冷下来。

    教室里人不多,那个放东西的也不在,椿岁还没来。瞥了眼角落里空空的字纸篓,江驯走出去。

    “江驯你怎么在这儿?”椿岁刚从小卖部出来,顶着秋燥的大太阳眯了眯眼睛。

    江驯一怔,指节用力,盒子散开。

    “你……”熟悉的糖纸,掉进垃圾桶的时候哗啦一阵响,像有人往她脚下砸出声还不忘嘲笑一下似的。

    “江驯你至于吗?”椿岁不知道自己这阵憋闷是生气还是什么别的情绪,唇角平下来,“你不喜欢尽可以早点告诉我,还攒了一堆统一扔?”

    看着小姑娘冷下来的脸,江驯滚到嘴边想解释的话,因为那些连每个标点都记得的指责,割着喉管咽了回去。

    ……

    “还要他解释什么?我亲眼看见江澈死在泳池里的!就他们俩一起住,不是他推的还能是谁?!”

    “警察说他没有嫌疑就要相信他吗?!凭他那个智商,什么样的现场做不出来?!”

    “一定是他杀的,一定是他,他早就不想要这个拖累了。他妈还要他死,他这是报复,报复!”

    ……

    有些人在意的并非你是否无辜,而是他们想要相信的东西。

    “嗯,”少年垂眼看她,甚至扯了扯唇角,漫不经意地说,“不是早告诉你扔了吗?是你不信。”

    椿岁咬了咬牙,突然就觉得有点委屈,气得嘴唇本能瘪了两下,但是气势上绝不能输:“我再喂狗就跟你姓!”

    撂下狠话就撤。

    目光落在小姑娘抱在怀里,因为玻璃瓶太圆,只能紧紧攥着怕掉的两瓶气泡饮料上,江驯烦躁又懊恼地偏头阖了瞬眼睫。

    “椿岁!”江驯低声喊她。

    小姑娘跑得更卖力了。

    校运会没她都办不起来。

    -

    再回教室的时候,江驯不知道她是不是没座位可去,依旧坐的老位置。

    只不过那两瓶饮料都被小姑娘开了出来,各喝了一口,还都是草莓味儿的。

    莫名透着一丝丝好笑,绷着的弦终于松了一分。

    两个人谁也没开口,椿岁干脆低着头玩儿单机桌球游戏。

    直到有人从他们桌边经过,江驯刷着题头也没抬,漠然地说:“有垃圾自己扔,没有下次了。”

    声线却像冰刃,割开空气还能带出音效。

    教室里的同学安静下来,悄咪咪地回头看热闹。

    时语姝僵硬地站在原地,愤懑和屈辱涌上来。

    以前江驯就算再冷漠,也只当她不存在似的避开,哪有过像今天这样指名道姓地下她面子。

    要不是看在祁家的家世上,她为什么要受这个气!

    “江驯你太过分了!”悲愤跑走。

    “……”绝失水准地把白球跟落了袋,椿岁的手指头别扭地抵在屏幕上。

    谁叫他不解释的!

    女孩子怎么会犯错?一定是江驯看不起她!

    椿岁收起手机,扯过地理书盖住脑袋,忿忿地想。

    -

    下课铃刚起了个头,椿岁抱着她两瓶各喝了一半的饮料就跑。

    她这是赶着去参加社团!

    好几个社团今天的活动都在小操场。

    为了下个月的校园节,无人机社和动漫社准备合作,谈子逸甚至动起了隔壁滑板社的注意。

    “你们说开场的时候踩着滑板出来怎么样?”谈子逸抱着从隔壁薅来的滑板问。

    “问题是咱们社里谁会啊?”胡建人躺平挠头。

    椿岁心不在焉地坐在台阶上看风景,直到那个解释一句都嫌烫嘴的家伙经过。

    也不知道为什么,熊熊的斗志就那么昂扬了起来。

    江驯,今天就要让你看看我除了学习比不上你,没什么比你差的!

    “我会啊。”椿岁用下巴看着江驯站起来,热血bgm在周身燃烧。

    谈子逸一脸配合地把滑板供过去。

    脚尖一点一踩,一个姿势帅气的腾空越下几层台阶。

    “靠!”椿岁头号迷弟胡建人激动道,“我岁哥好他妈帅!”

    咦等等……地上哪来的小石子?

    轮子一歪一斜,椿岁失去平衡,以一个标准的上朝姿势猛烈地跪向江驯……

    胡建人:“帅帅帅……摔……摔倒了?”

    “还跪下了……”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周遭同学们n脸懵逼地看着这一幕。

    谈子逸咽了一口:“转校吧。”

    胡建人面无表情:“换个城市生活吧。”

    郑柚眨眨眼:“……要不忍忍吧,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

    江驯:“……”

    椿岁垂着脑袋,任由江驯一副“使不得使不得快起来”的姿势扶着自己胳膊,快委屈死了。

    凭什么啊,又不是她的错,怎么还叫她跪下了?

    呜呜呜,妈哒。

    此时的高二(1)班。

    “年哥——不好啦!江驯那厮不是人啊艹!居然让妹妹跪着叫他爸爸!”

    时年:“??!”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