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甚尔和5t5的抢崽日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甚尔和5t5的抢崽日常: 他竟然在嫉妒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甚尔和5t5的抢崽日常

    隔日,甚尔出门遛儿子,不自觉又晃到了同一家甜品店。

    他目光掠过一名女店员的背影之时,微微一顿。

    “新来的?”

    “是呀,”之前送猫咪的店员姑娘用胳膊肘顶顶那女孩,“沙树,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伏黑先生。”

    沙树回头,露出阳光的笑容:“久闻伏黑先生特别宠妻,经常光顾我们家的甜点,这次一见果然是个大帅哥。”

    “别犯花痴了。”店员姑娘说,“对了,说起来也巧,沙树和伏黑先生有同一个姓氏呢。”

    “哈哈,我的荣幸。”伏黑沙树笑着挠挠头,翘起来的黑色炸毛一抖一抖。

    甚尔没什么表情,只是直勾勾盯着她。

    包装点心的时间从未如此漫长。

    沙树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目光转向和男人牵着手的伏黑惠。

    惠也正盯着她瞧,小孩的表情就坦诚得多,混合着惊讶和疑惑,眼睛微微瞪圆,很是可爱。

    沙树忍不住伸手摸惠的海胆头。

    在她触碰到的前一秒,甚尔不着痕迹地把儿子揽近了些,然后接过包装袋,转身离去。

    沙树的手碰了个空。

    气氛古怪,店员姑娘纠结地说:“伏黑先生是不是生气了?感觉他今天特别冷漠。哎,沙树,你不该贸然去摸人家儿子的……”

    东京城郊。

    五条悟弹指间祓除了一群咒灵,一手握着手机,通话另一头是孔时雨。

    迫于五条悟的权威,现在的孔时雨已经成为了咒术师一方的情报员——当然,主要都是有关甚尔过去的情报。

    原杀手中介人听五条悟报出那家甜品店的名字,思索起来:“听起来挺耳熟,我回想一下……对了。”

    “嗯?”

    孔时雨有些难以开口:“他的第一任妻子曾经就在那家店工作,擅长制作草莓类点心。”

    “……”五条悟说,“有关她的信息,都是你负责销毁的?”

    “是的。您也知道,杀手这门行业,保护家人的信息非常重要。”孔时雨说,“这是他拜托我帮的一个小忙。”

    “把你藏起来的消息发给我。”五条悟命令。

    一阵“嘟嘟”的挂断提示音之后,孔时雨放下手机,表情复杂。

    在他的认知中,那位神秘的咒术界“最强”,无论做什么事都有带着玩世不恭的笑,那代表着他的绝对自信。

    但在刚才,那个面对任何事都戴在脸上的笑容,却突然裂开了缝隙。

    只有短短几句话的功夫,从电话对面泄露而出的是极力掩饰的不安,还有……

    孔时雨皱眉细思,又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着手调出了甚尔第一任妻子的身份信息表。

    离那时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估计甚尔早就开始了新生活,所以把这些信息告诉他现任金主,也应该没问题的吧。

    ……

    “伏黑沙树。”五条悟低声念出这个名字。

    比起甚尔来说是毫不惊艳的相貌,平实普通的秀气女孩,气质却有种午后阳光的温馨感,即便透过多年前的证件照,都能嗅到家的味道。

    黑发有些炸……惠的炸毛就是从她那里遗传的吧。

    她眉目间的活泼阳光,让五条悟想起了星浆体天内理子。

    但他对这个叫伏黑沙树的女人生不起一丝好感。

    五条悟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心脏边缘如同有蚊蚁爬过,口器注入微不足道的毒液,隐约有恶意的疼。

    咒力在增加。

    那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负面情绪来源,新鲜的,还在滴落毒血。

    明白过来之后,五条悟顿觉无比滑稽,口中发出了短促的自嘲。

    他竟然在嫉妒。

    咒术界最强竟然沦落到需要嫉妒一个早就死掉的普通女人?

    ……嫉妒一个曾在甚尔心底留下永远都抹不掉的影子的女人。

    他和甚尔,不就是征服欲作祟的“玩玩”吗。

    五条悟玩过的游戏数不胜数,惯于快速品尝游戏表层的甜味,在那单调的甜腻让他舌尖泛苦之前,随性丢弃。

    玩乐本来不就是这样的吗?

    那为什么被苦味反噬之时……他还舍不得丢掉呢。

    五条悟手指插|入额发间,烦躁地抓了两下。手中的信息表被攥成一个纸球丢进垃圾桶里,被术式苍吞噬。

    晚上甚尔回自己房子的时候,客厅没有开灯。

    沙发上趴着长长一条悟喵喵,甚尔想他或许是困乏了,就自去简单冲洗一遍,披着浴袍,轻轻走到沙发边。

    “你身上有甜腻的味道。”五条悟忽然说。

    甚尔微疑:“我今天没用沐浴露。”

    “……所以才有啊。”五条悟拖长了声音。

    “你不是喜欢甜么?”

    “不喜欢。”

    甚尔瞥他一眼,发现这家伙竟然在闹脾气。

    他耐下性子蹲下来,趴在沙发上与五条悟平视。

    今晚的五条悟既没戴墨镜也没戴眼罩,那双冰蓝色的眼眸半睁半闭,窥入其中,仿佛有惊心动魄的暗流汹涌。

    看起来有些难过,或是生气。在想什么?

    甚尔揪起一只泡芙喂给他。

    五条悟无动于衷。

    甚尔眨了眨眼,亲自叼着泡芙一角,凑到他面前。

    嘴角的疤让男人看起来像是在嘟嘴,大黑豹少见地露出了无害的肚皮。

    难得一见的讨好——不过五条悟只闻到了越来越重的草莓奶油味。

    他忍不住想,这个男人每次和他亲昵地共享草莓味的时候,都在想谁?

    就连过往单纯的甜蜜回忆,都染上了苦涩。

    咒力又爆发了一次,还好甚尔根本感受不到咒力,让他从容地藏起自己的情绪。

    五条悟把脸埋进了沙发里。

    难得主动一次反而吃了冷遇,甚尔看似浑不在意,自己吃掉了泡芙,大大咧咧自回屋里去了。

    他打开窗户,站在窗边抽了根烟。

    ……算起来,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吗?

    差不多这么长时间感到厌倦腻烦,对五条少爷来说也很正常。

    在甚尔开始这段关系之前,就很清醒地预料到了现在的结局。

    六筒从门缝里溜进来,跳到窗台上,仰头看他。

    甚尔收起烟头,用手指戳了一下白猫的脑壳。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月光隐去,乌云压来。

    就算从天气预报提前得知了夏末会有暴雨,然而风雨带来的沉闷压抑,也不会因此减少半分。

    与此同时,伏黑惠敲响了津美纪的房门。

    看他似乎有私话要说,真依适时回避,把空间留给了他们姐弟二人。

    “我今天在甜品店看到一个很像伏黑阿姨的人。”惠皱着眉毛。

    他口中的伏黑阿姨是他的养母,也是津美纪的亲生母亲。因为离养母弃家只过了一年多,所以惠对她的相貌还有印象。

    “妈妈已经出国了,不会再回来啦。”津美纪苦笑,“可能只是长得像吧?”

    “她叫伏黑沙树。”惠说。

    “同姓吗?真巧。妈妈叫纱织。”津美纪忽然想到什么,“等等……我们姨母好像就叫沙树来着,妈妈从前提到过。”

    惠心里又念了一遍那个名字。

    “听亲戚嚼舌根,说是结婚对象职业不正当什么的,他们的婚姻一直没有被亲人接受。”津美纪有些惋惜,“不过惠见到的不可能是她。”

    “为什么?”

    津美纪叹了口气:“因为沙树阿姨六年前就过世了。”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