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王爷和她的花魁(女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王爷和她的花魁(女尊): 16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王爷和她的花魁(女尊)

    第二日,蒋天佑是在温暖的阳光中醒来的。

    看了看时辰,又是一夜好眠。

    蒋天佑感觉有些热,她看来一眼被子被掖得极好的在自己身上盖着,但是摸了摸自己身体却发现上面有一层薄汗。

    看了一眼厢房里数量没有变化的炭火炉子,眼中闪现出一丝疑惑。

    看样子自己感觉厢房温度过高,并不是昨日一时错觉。

    就在这时,蒋天佑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软软的奶音:“主人,您醒了?”

    原来小沐笙早就醒了,一直随侍在自己身侧。

    蒋天佑的神情里面带着慵懒,她极为熟练的摸了摸小沐笙的头笑问道:“昨日不是叫你多休息一下吗?怎么气得这么早?”

    小沐笙像小鸡嘬米一样急忙点头道:“奴有听话的,昨日看到主人回寝殿以后便早早的睡下了。”

    小沐笙整个人都透着软糯的气息,看上去就像刚刚出笼的糯米团子,奶乖奶乖的。

    小少年对新环境的喜爱比蒋天佑想象中还要好,就连说话的声音里面都透露出欢喜和笑意。

    蒋天佑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逗逗,佯装生气道:“还说早早睡下,我昨日回寝殿的时候时间就已经不早了,小沐笙可是在那之后才睡的,怎么能算早呢?”

    蒋天佑原本以为小沐笙这次会紧张的请罪,又或是露出委屈巴巴的样子。

    那知这次小沐笙虽然声音很小,脸上还带着几分执拗和稚气,但是态度却显得格外的认真和坚持的说道:“奴不能比主人睡得还早的!”

    蒋天佑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主人的房间里面除了保护安全的暗卫以外,晚上就只有奴在身侧伺候了,若是奴比主人睡得还要早,主人出了什么事情,谁来照顾您?”

    蒋天佑眼神微动道:“…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喊门外的侍从。”

    小沐笙诧异的问道:“那奴存在主人身边的意义是什么?”

    蒋天佑微微一愣。

    这个世道有些人浑浑噩噩的就是一辈子,有些人却有自己的追求和信仰。

    小少年有自己的追求,蒋天佑很高兴。

    只是她未曾想到这个比自己还要矮上半个头的小少年认为…照顾自己是他存在的意义……

    是童言无忌还是……

    但是蒋天佑不得不承认,在听到小少年脱口而出的话语时,心里有些异样。

    蒋天佑确实对小沐笙有着常人没有的偏爱,她想把少年庇护在羽翼之下,想把好的东西拿给小少年。

    偶尔也会疏忽到小少年不是一个木头人,一个自己喜欢的摆件。

    而是一个努力适应这个世界,适应着……自己,心中有自己想法的赤诚少年。

    看来自己以后要给小沐笙什么,得要多想想他的喜好。

    小沐笙看到主人这个样子,眼中多了几分笃定,小小的脸上扬起了阳光的笑容和心里遮掩不住,也不想遮掩的喜悦。

    “奴就知道,主人宠奴,想对奴好。可是对奴而言,能够在主人身边做一些微薄的事情便是奴最大的福分了。”

    小沐笙一边说,一边小手轻轻拉了拉主人的衣袍,全身散发出亲近之意。

    蒋天佑嘴角不由的微微翘起,薄唇轻轻说道:“好,下次我们都早些休息。”

    主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让小沐笙整个人犹如瞬间漂浮在云端。

    小少年虽然从小就在花楼那种地方长大,不知道什么大道理。

    可是因为还心怀赤子之心,对别人的善意和恶意最是敏锐,抛开一开始的彷徨无措外。

    小沐笙就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当初不过是因缘巧合给过主人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主人却对他自己发出这样大的善意和关怀。

    这样浓烈的情绪,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温暖。

    也就只有主人这样世间最好的人,才会散发出这样温暖的感情。

    才能把那颗连自己都不甚在意的卑微之心拉回了人世间,让他能够清清楚楚的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做一个人。

    让他能够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自己还是有些用处的。

    最少,自己在主人身边,或许偶尔,偶尔也能让王爷多开心那么一点点。

    只要有这一点点,哪怕对于主人而言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用处还在,小沐笙也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值了。

    蒋天佑看到眼前的小傻子,不过是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满足得不得了的样子。

    这个样子的小沐笙这是让人不放心呀,总觉得别人一块糖就可以骗走,让人忍不住想要再看紧一些。

    蒋天佑虚咳了一下,故作不经意的说道:“小沐笙呀,你可知的,这个世界上口蜜腹剑的恶人也不在少数。”

    小沐笙对主人的话语一向听得极为认真,他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在花楼里面见过的那些对着楼里面公子口舌花花的客人,可是背地里又极为不耻楼里公子的面孔。

    再看看自己眼前又善良。又美好的主人,心里暗自下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好主人!

    蒋天佑看到小沐笙那一副明悟的表情,心里说不出的满意。

    她家小沐笙就是聪明,什么事情一点就透。

    蒋天佑看着时辰差不多,也就起身了。

    她一站起来,小沐笙就拉起旁边早已准备好的衣袍,细心的为自己穿戴。

    手上的动作虽然有些生疏,但是步骤贴合自己以往的穿戴习惯,可以说和往日一模一样。

    一看就知道是昨日就细细练习过的。

    蒋天佑低头看到小沐笙一板一眼专注的模样,略微上挑的狐狸眼都比往日亮了几分。

    “小沐笙,这几日的天气和前几日区别大吗?”

    小沐笙认真的想了想答道:“天气并无太大的变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白了一个度,极为关切的问道:“主人可是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我去叫御医给主人看看?”

    蒋天佑拉住脚步有些慌乱的小沐笙,柔声说道:“别担心,我很好。”说完了以后停顿片刻后说道:“就是感觉比往常热了一些,晚点让御医请个平安脉。”

    小沐笙听到主人的话语,就连一直以来极为规矩的低眉顺眼的样子都不太能够保持。

    他湿漉漉的桃花眼有些不安的看着主人,看到主人安稳的神色心才略微放松下来,不过手上穿戴衣服的动作却快了几分,因为还不熟悉还错了一处,又被小沐笙紧张的连忙纠正过来。

    蒋天佑看到他这副样子,轻轻握住他有些颤抖的手柔声说道:“别怕,我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叫御医过来看好不好?”

    或许是蒋天佑的样子太过淡定,或许蒋天佑的声音起到了安抚作用。

    小沐笙一下子被拉直紧绷的神经慢慢恢复了理智,他有些愧疚的轻声说道:“对不起”

    自己不止没有帮上什么忙,还要主人反过来安慰自己。

    蒋天佑轻轻抚摸着小沐笙的的发鬓笑道:“没关系,小沐笙已经做得很好了。”

    蒋天佑其实很能理解小沐笙的心里,想当初她重生回来的时候整个人恍惚了好几天,才慢慢接受这么离奇的事情。

    最少自己重生的还是自己的躯体里面,面对的还是熟悉的环境。

    可是小沐笙昨日才离开从小到大居住的花楼,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自己就是他唯一的依靠,自己若是有点什么事情,他那么点大的少年,慌乱也是人之常情。

    蒋天佑不知道的是,小沐笙听到她身体有异常的时候,别说是担心自己的处境,便是连自己这个人都完全没有多想。

    满心满眼都是担忧最好的主人,身体会不会有事。

    锦衣察觉到寝殿里的动静时,带着人拿洗漱的用品进来时,看到的是已经穿戴整齐的王爷。

    她心里略微有些诧异,但是面上并没有多余的神色。

    蒋天佑一边洗漱一边吩咐道:“锦衣,晚点叫御医过来。”

    “诺!”锦衣回完话以后担忧的问道:“王爷,可是有哪里不适?”

    “倒是没有什么,主要是感觉这几天身子没有之前疲乏罢了。”

    锦衣听到蒋天佑这么说脸上出现几分喜意,连忙叫人传唤御医,御医本来住在院子旁边,方便蒋天佑随时吩咐。

    如今听到传唤,片刻就带着有几分急切的脚步进了寝殿。

    蒋天佑看到她们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样子,心里不由的带了几分暖意。

    其实自从上辈子中毒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以后,蒋天佑心里除了憋着一口无论都要把凤君拉下马的气以外,对自己的生死都不是很在意,对别人自然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可是上辈子温泉山庄事件,殒命的除了沐笙也还有她们。

    如今看到这些人一个个鲜活的在自己眼前,心里终究是有触动的。

    御医为蒋天佑把脉时,脸上的表情就在不停的转换。

    凝重、诧异、吃惊最后化为隐隐的喜意。

    御医有些急切的问道:“王爷这段时间可有吃过或者接触过和以往不同的东西?”

    蒋天佑细细想了片刻后摇头道:“并未有什么特别,我吃东西一向很小心,都是旁边御医药童试过才会食用。”

    “那王爷最近有没有察觉到和平日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同?”

    “就是这几天,睡眠比以前好太多了,不会像以前一样睡眠浅又睡不了多久。”

    御医点了点头道:“王爷心情舒畅,脉搏以之前平稳有力,隐有枯木回春之兆。”

    枯木逢春?!

    蒋天佑心神大动,声音有些微颤道:“你的意思是?”

    御医郑重的说道:“王爷的身体确实有好转之象,您还年轻,若是能找到原因,未必不能治愈。”

    治愈?!原因?!

    蒋天佑眼神有些微妙的看了一眼跪坐在自己身侧,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极为关切的望着自己的小沐笙。

    御医看到蒋天佑一时间没有作答,心里也表示理解。

    毕竟这世间神奇的事情不少,或许是天地庇佑也说不定。

    毕竟认真算起来王爷这段时间衣食住行都是有随行御医把关,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御医想了想安慰道:“虽然一时间还找不到具体的原因,可是我曾经查阅过古书,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些长寿村里面,一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长寿。

    或许就是这河间的水土刚好能对王爷的身体有帮助,王爷不若多在河间待一段时间观察观察?”

    蒋天佑一听,便知道御医估计也是一时间找不到原因。

    她可是清清楚楚感觉到自己来到河间地域都好几天,身体也没见有什么异样。

    更何况上辈子自己又不是没有在河间待过不短的时间,屁用没有。

    虽然上辈子自己见过沐笙以后,身体也没有什么改善,但是这辈子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见到小沐笙当天晚上,睡眠就开始奇迹般的好了起来。

    这其中是不是和小沐笙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要验证起来也很简单,只要让小沐笙和自己隔离一段时间,便可达到目的。

    可是一想到若是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做,难免引起小少年的不安。

    若是说了……

    别人要是知道小沐笙对自己而言有这么大的作用,搞不好会对他不利,以此来威胁自己。

    就算是自己相信小沐笙会保守秘密,只跟他说。

    但是小沐笙终究还小,难免无意间会透露出什么蛛丝马迹,引来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片刻和蒋天佑就把这个做法压下了,左右对身体无碍,观察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蒋天佑双眼锐利的扫视着周围的人,沉声道:“我身体一事现在还未有定论,不可张扬。”

    能再蒋天佑周围伺候的人都是心明眼亮的,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纷纷下跪道

    “诺!”

    蒋天佑满意的点点头道:“对了,帮我看看小沐笙的身体如何。”

    小沐笙心里还在高兴主人的身体有好转,就听到主人提到自己的名字。

    他心中诧异之后又稍显紧张,若是他身体不好会不会…就不能在主人身旁伺候了?

    不会的,不会的。

    自己身体一向能动能跳,身体一定是顶好的。

    小沐笙心里虽然害怕,但是动作上毫不迟疑,极为乖巧的把手那给了御医把脉。

    蒋天佑看到小家伙过于懂事的样子,轻轻握住他在桌下的另外一只手以示安慰。

    小沐笙眼眸微动,微微回握住主人的手,桃花眼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其她人的神色,发现众人并没有发现两人的动作,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

    他试着不动声色的用长袖盖住两人的手,那小动作仿若林间的小松鼠被天上掉下来的松子砸中。

    被松子砸中的小松鼠,粉色的唇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于旁人而已这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松子,但是对于小松鼠而言,这是天底下最珍贵的美食。

    他会小心翼翼的找个其他人看不到的藏起来,或许某个过不下去的冬天,再翻出来尝一尝,就又能活上好久……

    或许再熬一熬,就能熬到来年春暖花开时。

    御医把完脉以后眼神有些孤疑的看了一眼贤王,虽然沐笙公子年纪还小,可是这不是已经收到屋内了吗?

    怎么什么都没有做

    蒋天佑双眼闪过冷光,略微低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压迫:“不知道小沐笙身体如何?”

    御医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眼神低垂道:“沐笙公子的身体底子很好,只是长期以来有些营养不良,如今心绪上面又大悲大喜,身体又受了上,引起发烧,吃点药睡一觉发发汗就没有事情了。”

    “发烧?”蒋天佑微微皱眉问道:“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说?”

    沐笙有些诧异道:“可是我身体没有不舒服。”

    御医微微叹气道:“老生行医三十载,不会看错的。沐笙公子想来是已经习惯这样的状态了,所以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你确实生病了。”

    哪知道小沐笙一听到这话,原本还带点红润的小脸,瞬间惨白起来,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他瞬间又恢复到被龚舒文欺负时的无助状态。

    好在这次小沐笙并没有表现出绝望,他立马跪着向后退了几大步,一直退到寝殿的角落才停下来。

    小沐笙一边哭一边慌乱的解释道:“主人,我…以前都是这样子过来的,我真的没事。”

    说完以后又急忙补充道:“我听医生的话,一定好好治病,绝对不会传染给你,你别不要我…别不要我!”

    小沐笙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一边恳求,一边不停的重重磕头。

    小沐笙从来都是一个极为坚强的人,遇到难过的事情也都是只会笑,不会哭。

    若不是被逼到了极致,断然不会这样失态。

    可是这次,这次他是真的怕了

    真的真的怕主人不要他了。

    这个世道,战火纷飞。

    很多地方,连饭都吃不饱,生病也变成了一种极为奢侈的事情。

    就算是平常百姓家生病了,也是自己弄点草药吃吃,咬咬牙挨过去。

    实在是挨不过去,才会想要去看看医生,只是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错过了最有效的治疗期。

    是生是死,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若只是生病,或许熬一熬,也不一定有性命之忧。

    但是有些事情一旦遇到,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特别是高门大户之家。

    那就是风水之说。

    风水之说在河间尤为严重。

    高门大户人家采买仆人,那都是要算日子的,很多人家甚至还要和主人家合一合八字。

    看一看是否旺门第。

    若是带病进屋,被视作晦气,视为不详。

    而像蒋天佑这样身体本就不好的王爷,按道理来说,对这种事情就更应该忌讳。

    遇到了这样的奴仆轻的就是发卖回去,要是重的甚至是乱棍打死丢出去也是有的。

    所以这两天在蒋天佑身边已经有了一定安全感的小沐笙在听到自己生病的时候,才会如此害怕。

    沐笙在知道自己生病的时候,整个人犹如跌落万丈寒渊,周身都是刺骨的冷冽和粉身碎骨的寸寸碎裂之痛。

    他知道他这样不详的人应该自觉的离主人远远的,躲到本该属于自己的阴暗角落里自尽,也免得污了主人的眼。

    可是…可是小沐笙心里还是有着卑微的期望。

    他其实是不会给主人带来晦气的,他其实是可以留在主人身边的。

    恐惧、悲伤、期望、自我厌弃,无数种情绪混杂在沐笙的心头。

    小小的人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只是本能的祈求…祈求着名为希望的奇迹诞生。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