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恶毒女配她娇媚动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恶毒女配她娇媚动人: 74、第 74 章(番外五)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恶毒女配她娇媚动人

    皇后娘娘生的是一个小太子。

    皇后娘娘疼爱这个太子自然是不必说的了。

    就是皇上对小太子的态度,让人有点迷惑。

    皇上似乎很看重他,又好像很嫌弃他。

    要说看重,那不是一般的看重。

    小皇子甫一出生,皇上就下了诏,宣布将皇子立棠封为太子。

    当朝太子立贤不立长,争夺谁是太子,历来都是一场大战。

    皇上这番举动出乎所有人意料,连姜凉蝉都惊住了。

    那个时候,她刚卧床静养了半个月,小皇子睡了,奶妈也不在,她趁着四下无人,躲在被子里咔嚓咔嚓啃苹果。

    一只手从被子上面伸进来,准确的捻住那颗苹果,从她手里抽了出去。

    突然多出的那只修长的手如此熟悉,姜凉蝉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

    她在被子里掩耳盗铃地嚼完了嘴里的最后一口苹果,才伸出头来。

    正对上沈放的眼睛。

    姜凉蝉振振有词,理直气壮,道:“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要讲究科学,这个阶段是可以适当吃水果的。”

    沈放也没跟她争执,将另外一颗苹果放在热水里给她烫过了,才递给她,说闲话一般道:“我今日下诏,把孩子立为太子了。”

    姜凉蝉手里的苹果掉到地上,咕噜噜滚回了沈放脚边。

    她惊呆了半天,问:“你这就把立棠定为太子了?”

    一般都是要等皇子长大,谋略,性格,悟性,都能看得个七七八八了,才会考虑定谁为太子的问题。

    现在孩子还没长开呢,这什么都还看不出来,立什么太子?

    哪能知道他是不是最适合继承皇位的那个啊?

    其实皇上的这个旨意,人人都觉得突然,唯有姜凉蝉脑子里一动,忽然想到一个可能。

    姜凉蝉问道:“你是不是……打算就要这一个皇子?”

    沈放竟然毫不避讳地应了:“嗯。”

    姜凉蝉:……

    她就知道!

    从立棠出生之后,她就感觉到了,沈放的情绪好像有一些奇怪。

    对她确实更加无微不至了,可是他好像没有初为人父的那种欣喜若狂,还总是心事重重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一问果然如此。

    太经不起考验了吧沈小放!

    姜凉蝉戳着他的胸口,把他戳得往后直退:“我懂了,你这个负心汉,果然得到了的就不用珍惜,我算是看明白你了,你……”

    沈放被推着往后退,眼角一瞥,发现姜凉蝉光顾戳他,眼看着就要撞上桌角了。

    他眼疾手快帝先拉住她,打横把她带回到床榻上,给她盖好被子,又转身把来的时候带来的暖汤拿过来,让她喝了几口,用手帕给她擦了擦嘴角,看姜凉蝉有点昏昏欲睡了,给她把头发拢到一侧免得压到,待她睡了,才转身出去处理政事。

    姜凉蝉说的没错,他确实有些心事。

    沈放这一生,想要什么都会去争取,很少体会到那种无能为力的无力感。

    可是这十个月里,他体会了个淋漓尽致。

    怀胎十月苦。

    纵然贵为皇后,衣食住行无一不是好的,太医也是最好的,为姜凉蝉减轻了大部分的苦楚。

    但痛苦依然是她自己的,谁都替代不了。

    她前期孕吐,吃不下去,脸色总是煞白;几个月后,总算不吐了,但是手脚又开始肿胀,半夜时常因为腿脚抽筋而惊醒。

    但这些加起来,也抵不过她生立棠时的那么剧烈又绵长的痛。

    她现在天天嘻嘻哈哈的,但是明显还是疼的。

    姜凉蝉其实知道他的心思,也有意在他面前显得格外轻松。

    可是,深夜里,她以为他睡着的时候,痛得小声吸气的那些时候,他其实都醒着。

    人人都说,多子多孙是福。

    尤其是皇家子孙,更要开枝散叶,不仅是为了多子之福,更是为了保证皇家血脉不断。

    经历了这一遭,他清醒了。

    所谓多子多孙,不过就是让她一次次重复这种痛苦罢了。

    太子实在太会长了,专门挑皇上和皇后娘娘长得最好看的地方遗传,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一副未来的人间妖孽的模样了。

    而且太子聪慧异常,虽然年幼,但于兵法和国策上,已经显出了惊人天赋。

    民间有不少猜测,如此金娇玉贵的太子,该是被护眼珠子一样护着的。

    怕是连太子玩的泥巴,都是金泥巴吧?

    太子的真实处境,因为一次元宵节看花灯的经历,终于大白于天下。

    这事,还是靠街头的说书先生传播的。

    讲这故事的,依然是当年那个被姜云庭按头改故事的说书先生。

    多少年过去了,他也老了几分,声音倒是不减当年。

    “话说当年的元宵花灯,规模太大,那日京城男女老少,无一不上街看花灯。”说书先生起了头。

    说书先生拿着腔调,道:“人群之中,就有那么一家人,容貌俱是出众,一看就非富即贵,不是寻常人。”

    “肯定就是皇上、皇后和太子一家吧?”

    人群中有人插嘴道。

    说书先生被人打乱了节奏,也不恼,道:“正是。也不知为何,皇上出行,竟然不带几个侍卫,就这么跟平常百姓一样,带着妻小就上了街。”

    围观群众参与感很强,说书先生说一句,他们就要答一句。

    听到说书先生这么说,围观群众纷纷道:“因为皇上武功高强吧?”

    还有的道:“因为皇上与民同乐嘛。”

    只有一个带着斗篷遮着脸的少年独自蹲在后排,听了这话,呸了一声:“乐个屁。”

    还不是因为,那段时间,他娘迷恋看各种话本子。

    嫌话本子不够劲,她还偷偷化名自己写,写的全都是什么高门富户的小姐跟英俊冷漠的侍卫私奔的故事。

    而且,还被沈放知道了。

    沈放在她去后花园玩的时候,翻了翻她近日常看的话本,脸就黑了下来。

    第二日,宫人们就发现,原本守卫后宫的年轻的男侍卫们,一个不落地被调走了,换上了一批全新的女侍卫。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皇上说是后宫禁地,男人本就该禁入,他们也都深信不疑。

    只有小立棠看出了门道。

    这一日临睡前,小立棠又抱着自己的小被子,站在了父皇母后的寝宫门口。

    沈放靠在门边,居高临下地瞥他:“回你的寝宫去。这一月,你已经跟你母后同睡一晚了,不用再来了,下个月再说。”

    小立棠睁大了跟沈放一模一样的眼睛,不服气道:“母后都说了,我可以随时来,你凭什么拦我?”

    沈放贱嗖嗖道:“凭你只是她儿子,我却是她夫君,比你更近一层。”

    小立棠败下阵来,恹恹地转身,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来了杀手锏,又回过身来。

    他声音脆生生的:“父皇,我要去找我母后告状。”

    沈放挑起眉毛来,觉得有点意思:“告我的状?”

    小立棠毫不避讳地点头:“对,我有你的把柄。”

    沈放嗤笑一声,屈起手指敲了敲他脑袋:“来,说来我听听,我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

    小立棠踮着脚尖,试图也能达到俯视父皇的效果。

    然而踮起脚来也只能到父皇的腰。

    算了,这些细节不重要。

    小立棠自觉不动声色地把脚落回来,道:“我知道那些侍卫都是你故意支走的。”

    沈放不当回事,闲散道:“那又怎样,我想调走谁就调走谁。”

    小立棠道:“你是因为怕我母后觉得你老,看中那些侍卫年轻力壮,才把他们调走的。”

    沈放眯起眼,审视着他。

    小立棠毫不畏惧地跟他对峙。

    过了片刻。

    沈放挪开眼神,冷笑道:“小孩子家家,懂个什么。”

    小立棠咬了死口:“你不让我进去,我就跟母后实话说,告诉她你是吃醋了,才没收她的话本。她白日里还正在找呢,要是让她知道是你偷拿走了她的话本,你肯定没好果子吃。”

    沈放眉目冷下来,不悦地让开了一条缝:“你进去之后老实点,若是胡说八道,下个月也别想混进来。”

    小立棠美滋滋抱着被子从他腿边钻进去了。

    说书人的声音把小太子从回忆中唤醒。

    说书人摇头晃脑道:“那男人那般绝色,惹得当街女子们心动不已,纵然他带着妻儿,那也无关紧要,看他通身富贵做派,多娶几个也无妨。”

    “一时之间,不少女子拥拥挤挤的,试图碰一下撞一下他,引起那男人的注意。”

    可是那男子目不斜视,对这些涌上来的女子,眼角都懒得动,目光只落在他娘子身上,偶然分给前面蹦蹦跳跳的儿子一眼。

    有大胆的女子实在按捺不住,故意嘤咛一声,想要摔在他怀里。

    可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瞅准了那个男人的位置摔的,她这一倒,却没成功摔到人身上,反而直接摔在了地上。

    旁边有窃笑声,她旁边站了不少贵女,虽然不明说,但眼睛里也藏着不少看笑话的意思。

    女子是苏尚书之女,今日与众多贵女们一起来逛花灯。

    她本就是贵女中最骄傲的那个,身份高,长得美,身边的无不捧着端着,何曾让她受过这种辱?

    苏小姐当下柳眉倒竖,正要找回场子,一双黑靴落到她身前。

    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冷淡道:“苏小姐自重。”

    那个人说完就大步离去,直追前面三个人。

    苏小姐和贵女们顿在当地。

    这个男人,他们中不少人都认得。

    是御前侍卫统领,沈西。

    能让沈西贴身保护的人,除了龙椅上那个人,还能是谁?

    一众贵女呆住了。

    他们只听说过当今皇上是个人间阎罗,却从来都不知,他的长相,竟是那般绝色。

    这几年,皇后先是无子,后来只为皇上诞下一子,想必子嗣稀少,早就失宠了吧?

    刚才她们也都看到她了,的确是个美人。

    但是美人有什么稀罕的?

    她们比她年轻,比她更容易得龙颜眷顾。

    顿了半晌,贵女们终于有一个藏不住话的,问了出口:“宫里从来都没秀过,今年会破例吗?”

    其他贵女们不像她那般说出口,但是心思也跟着活络了。

    就是一想到刚才他们想往皇上那里靠的时候皇上的神色,她们的脚步又止住了。

    “皇上的眼神……也太凉了,刚才他看了我一眼,我好生害怕。”

    另外一个道:“我也是,我想掷个花灯的,本来皇上压根没有理我,可是差点磕到皇后娘娘,他就扫了我一眼,看得我现在都还心慌。”

    苏小姐没说话。

    刚才她想摔到皇上身上,皇上其实临走之前,眼角瞥了她一眼。

    就那一眼,让她的腿到现在还发软。

    太凉了。

    人间阎罗,名副其实啊。

    几个少女叽叽喳喳一通,刚才还跃跃欲试,现在就有点进退无措了。

    那个嘴快的贵女又道:“不过,皇上这么冷淡,恐怕对皇后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呢。你们有没有看过话本?那种冷淡的人,一旦要是遇上一个心爱的,就化作绕指柔。说不定那个人就出在我们之中呢。”

    她的话给几个人又添了点信心。

    贵女们的视线情不自禁的追随着远去的阎罗。

    感觉他背影里都透着一股冷淡。

    看花灯的人太多,他强行拉着皇后娘娘的手。

    皇后娘娘不知道因为什么不满意,昂着下巴跟他对质的样子。

    皇上停下了脚步,冷冷地看着皇后娘娘。

    诸贵女们捂住了嘴。

    来了来了来了,皇上肯定要发飙了,皇后娘娘要遭殃。

    我的天啊,皇后娘娘竟然还在跟皇上吵。

    皇上蹲下了蹲下了蹲下了!

    咦。

    皇上蹲下干嘛?

    贵女们傻眼了。

    浑身都是冷淡气息的皇上蹲下身来,看起来竟然像是要给皇后娘娘提鞋。

    那鞋子不知道怎么惹了他,他给她小心地提上去,然后怒气冲冲的……

    屈身蹲到了皇后娘娘面前。

    皇后娘娘十分不满地爬上他的背,被他背着走了,而且看起来,好像还在他背上晃着腿数落他?

    这出乎意料的进展让贵女们目瞪口呆。

    身后又一个男人经过。

    男人走过她们身边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别想了,他不过就是觉得我姐姐今日为了爱美,穿得鞋太高了,走路磨脚,所以生气罢了,你们歇了这心思吧。”

    这男人俊朗的侧脸,她们更眼熟。

    竟然是镇国将军姜云庭。

    这段故事,说书人讲了许多遍了,来听书的还是百听不厌,自发捧哏道:“皇上背着皇后,那太子呢?太子可是金贵之躯,更得重视的吧?”

    说书人嘿嘿一笑,道:“这你们可就想不到了。”

    后排的沈立棠嗤了一声,抬手用斗篷遮住了脸,转身走开了。

    太子是金贵之躯?

    可得了吧。

    那天他父皇背着母后,一路背到了寝宫门口。

    父皇当然也没忘了他,毕竟看花灯的人多,他也怕把他挤散了。

    所以父皇百忙之中、纡尊降贵、父子情深的,用他尊贵的手,提起儿子的后衣领,抛给了沈西。

    沈立棠现在都没忘记当初父皇把他抛给沈西之后,那种顺便一提的口气:“哦,对了,沈西,这个你拿着吧,看着点,别弄丢了。”

    他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气不顺。

    他做错了什么,要任由冷冷的狗粮这样胡乱地在他脸上拍?

    这皇宫没有他容身之地了。

    他要去找舅舅,征战沙场。

    属于他的时代,会在未来开启。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这本书就彻底结束啦。

    我曾经每天都盼着完结,可是真到了这一刻,却觉得怅然若失,空落落的。

    在我们视线之外,他们应该还在活着,爱着。

    属于姜云庭的故事,属于沈立棠的故事,都会在未来。

    感谢有你们,这本书其实写得艰辛,你们不会知道,你们的出现给了我多大的支撑和鼓励。

    谢谢你们每一个人。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