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浮生诀·神魔业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浮生诀·神魔业:第一卷:千山行 阴差阳错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浮生诀·神魔业

    锦绣居

    所有的秀女穿着统一的服饰挺直着身子站成四排,她们大多双手紧握,满怀期望,既紧张又兴奋地等待着皇上的到来。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一声细长哝娇的声音传到内室,突然大量的小太监和宫女纷纷涌入,迅速端正地在两侧站好。

    一袭明黄色的身影缓缓入殿,夏侯明身穿用一等一的婳津金丝线绣着青雀图腾的皇袍扶着刘后先入座,然后走到正中心坐下。少了平时的任性玩闹的样子,多了份皇族威仪,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低头的人。

    夏侯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太后见状轻轻咳嗽了一声,“明儿,开始吧,别让人家姑娘一直站着。”

    夏侯明右手一挥,指示开始。

    王公公依次报上名字,听到自己名字的秀女们一个个往前走过来面见皇上。

    轮到慕容师师了。她慢慢走上前恭谨地跪下叩首。

    “大理寺少卿之女慕容师师”,太后听到她的名字,顿时提起了神,她把手中的茶放下,看着她悠然地说道:“喔,你可是那个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的朝歌才女慕容宏的女儿慕容师师。”

    慕容师师害羞地低下了头,温声细语地说道:“这些只不过世人封的虚名罢了,让太后笑话了。”

    刘后看着气质温婉,大方得体,德行颇高的慕容师师,很是满意。

    “哪里哪里,有如此才女在世间闻名,乃是我泱泱阮都的幸事。慕容宏这个老头终于舍得把你送过来啦,有你在明儿身边,相信明儿定能精长不少。”

    夏侯明到时来了兴致,他对着慕容师师说道:“要是你真像大家说的那样,那朕倒要好好考考你。”

    “我作了一首诗,前面两句是灵感突然写出来的,可是我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来能预知相配的后两句,总觉得作得不好,你能帮我想想看吗?”夏侯明气定神闲,颇为骄傲地说道:

    “湛寂灵涛浪已平,澄怀对境浑无情。”

    慕容师师仔细思考了下,脱口而出:“自然截断横流水,静观春潮日日生。”

    夏侯明一听,顿时兴奋得不能自已,“湛寂灵涛浪已平,澄怀对境浑无情;自然截断横流水,静观春潮日日生。大气磅礴,好啊连得甚好啊,没想到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能对的这么好,不仅对仗工整,更将此诗的气韵神怀一并体悟,来人啊,看赏。”

    看着夏侯明开心的样子,刘后甚是满意,“皇上你不知道,那首阮都人人传唱的如意令也是出自此女之口呢。”

    “哦原来如此,此女才兼文雅,学比山成,慕容宏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看着刘后和夏侯明对慕容师师刮目相看的样子,刘兹雨暗暗握紧拳头,心中不是滋味。

    待后面其他几个人介绍完后,她急不可耐地走上前去,“皇上,姑太后好,臣女是刘氏兹雨。”话音刚落,太后听见熟人,也是喜不自胜,“原来是兹雨啊,来来来,快到哀家身边来。”刘兹雨看到刘后跟自己这么亲,当下也放下了谨慎的小心思,撒娇般地来到刘后身边,感觉在上面俯视众生的感觉真是美好,“姑姑,兹雨可想死你了。前年元宵佳节见您后,我就一直吵着见您,可是爹爹一直不许我随意进宫见你,兹雨只能在心里一直默默记挂着您了。”

    刘后一听开心地说道:“瞧你这张嘴,跟抹了蜜似的。哎呦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真是一天一个样,兹雨现在真是出落地愈发水灵了。来,去你皇帝哥哥那给他瞧瞧。”

    刘兹雨依话正要过去,夏侯明却漫不经心地摆手说道:“不必了,我跟熙哥哥约好了等会儿还要去踢蹴鞠去呢,王公公加快点进度。”

    “奴才遵命。”

    刘兹雨见状只好极为尴尬地退下,看着其他的秀女继续诚惶诚恐地介绍自己。

    夏侯明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名册对说道:“王公公,可是全部都好了?”

    “回皇上的话,已都入面完毕,您满意的我也都记下,待会就将雀簪递给她们。除了”

    “除了什么?”

    “除了一位秀女因为前日不慎掉入水中偶得了风寒,奴才怕传染给您就没让她过来。”

    夏侯明想了一想说道:“那就让她好好养身体吧。

    “那这位小主的雀簪要给吗?”

    “无妨,多一个也不是事儿,你就看着给吧,”王总管会意马上噤声退下。

    “母后,我就先走一步了。”刘后还想说什么。夏侯明已经步履如飞地离开了。

    刘后一脸不悦地看着夏侯明离去的背影,又是跟那个夏侯熙,这孩子真是一点心眼都没有,  唉

    这边纪茯苓回到居室,走到卧病在床的朱颜,心疼地询问她身体恢复的状况。她表示自己已经好多了,不几日就能跟她一起出行了。

    “你知道吗姐姐,皇上虽然没能见到你,可还是把你的雀牌留下来了,你可没看到那刘兹雨一伙人的表情,别提有多气了。”

    朱颜看着她逗笑着问道:“别说我了,你今天可是见到皇上了。”

    纪茯苓听到后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

    “怎么啦,皇上一定很入我们小茯苓的眼,把你的魂都勾去了。”

    纪茯苓一听,着急地否认到:“不是这样的,我承认夏皇确实是个美男子,可是我只是单纯地欣赏而已,我当初还不是因为我家姐姐已经芳心暗许的事才代替她进宫的。”纪茯苓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口快,无意间竟暴露了家中的私事,一阵懊恼。

    朱颜倒不是很介意。于是纪茯苓问向她:“那姐姐你是自己想入宫还是你的爹娘叫你过来参加选秀的啊。”

    朱颜看着床板发呆,她想起了那张迷人的脸庞,萦绕在心中的情绪渐渐化开,“不管是不是自己想来都不重要了,反正如今我们都已深陷深宫之中。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好好在这里活下去。”

    茯苓看着朱颜,觉得她身上有股浓浓的哀伤,于是她想换个轻松的话题,“姐姐,你不是答应要陪我去放风筝吗?反正离殿试还有段时间,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放风筝吧。”

    朱颜看着天真无暇的茯苓,点头答应。

    由于皇宫里一时找不到风筝,次日她亲手描绘制作了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风筝正要去试飞时,手上的铃铛突然摇了起来,窗外传来熟悉的鸟叫声。朱颜马上跑出去,果然看见黑尾天鸽正悠哉停在一颗树上看着她,它从嘴里吐出一张纸条放在树上,径自飞走了。

    朱颜看着它飞去的声影一阵郁闷,又是这只死鸽子,青鸾手上养的这些鸽子中只有它每次都把重要情报随口一扔就完事了,都不亲自送到自己的手上,下次可要提醒她千万别再让这只傻愣愣的肥鸽子送过来。

    眼看四下无人,她飞身上树,慢慢靠近鸟窝变的小纸条,正要拿到时,三四只黑不溜秋的雏鸟以为妈妈来喂食了乍得探出头来把朱颜吓了一跳,脚步一滑掉了下去。没有印象中的疼痛,她结结实实地被一个有力的手臂抱住。

    夏侯熙看着在自己怀里的朱颜一愣,将她慢慢放下,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想起了她,那次对她印象颇深,“是你”。这是朱颜第一次好好看对面的人,他剑目星眉,浑身带着不可小觑的威仪感。

    “好些了吗?”夏侯熙看着她说道。

    “上回多谢王爷出手搭救,要不然我怕是要陈尸湖底了。”朱颜一边跪下一边说道。

    夏侯熙定定地开口:“我知道上次那件事不是意外,是谁放你塞进袋子里的。”

    “我也不知道,只想得起当时我好好走在回去的路上,结果途中被两个太监打扮的人从后面偷袭,他们都会武功,不像是一般的太监。”

    “以后你可要小心点,宫中可不比外面,想害你的人都在暗处从来不会见少。至于这事我会好好去查的,你放心吧。”

    “是。谢谢王爷。”

    “对了,你爬树上去干嘛?”

    “哦,我去掏鸟窝……”朱颜攥紧手中的纸条镇定地说道。

    “什么,掏鸟窝?”夏侯熙仿佛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高冷的脸上不自禁颤动了下,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这不像是你一个大家闺秀做出来的事。”

    “我们那本就是小地方,爹娘从小没怎么管我任由我胡闹,所以性格跟男孩子一样毛脾气,什么爬树掏鸟窝再我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不过以后我可不乱爬树了,宫中的树长的比我们那高多了,再说了不是每次都会有人在树下等着接我的。”朱颜面无表情继续冷冷地说道。

    夏侯熙不自觉地笑了出来,真是个奇女子。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朱颜带着上次做的那个蝴蝶风筝跟茯苓一起一边跑一边将它带上空中。凭着多年的经验和东南风的助力,她顺利地将风筝送上了天然后交给茯苓。茯苓兴奋地拍手接过细线,高兴地手舞足蹈。

    “再飞高点,再飞高点啊。”朱颜喊着。

    茯苓加快放掉手中的线,让风筝飞的很远。这时,突然来了一阵猛烈的风,一头的绳子断了,风筝慢慢掉在了外面。她们连忙走出门去捡,却迎面遇见一群小太监,手上拿的正是她们放的风筝。为首的公公说道:“刚才可是你们在放这个风筝?”

    朱颜和茯苓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安地点了点头。

    “来人,将她们带走。”

    “哎我们做了什么事啊?干嘛啊这是?”茯苓害怕地说道。

    她们一起被带到了御花园,茯苓看到眼前的人时,吓得腿一软连忙跪了下去。朱颜于是跟着一同跪下。

    夏侯明深有趣味地把玩着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风筝,开口道:“刚才你们谁在放啊?”

    茯苓害怕地不敢说话。

    “是我放的。”朱颜举手说道。

    “你为什么要放风筝啊?”

    “宫中有明文规定不许放吗?”

    “大胆,竟敢这么跟皇上说话。”王公公一巴掌正要挥过去及时被夏侯明止住。他使了颜色王公公吓得连忙退下。

    “呦脾气倒还挺横嘛?抬起头来让朕瞧瞧?朕可没那么吓人。”

    朱颜落落大方抬起头来对上夏侯明的眼睛。夏侯明眼前一震,看着朱颜呆了好一会儿。

    这边小安子连忙上来在他耳侧轻声说了几句话。

    夏侯明对着朱颜说道:“原来你就是当初那个不慎落水的秀女啊?”

    朱颜点头。

    夏侯明慢慢俯下身子,看着她:“那你可知不知道这是风筝刚才砸到了我的头上啊。”

    朱颜愣了一愣,磕头道歉:“奴婢不知,请皇上恕罪。”

    “哈哈哈哈哈哈哈逗你玩的,这只风筝做的真好看,你下次也给我做一只吧。你们放风筝的时候带上我啊,我正愁找不到好玩的呢。”

    “小安子,看赏。”夏侯明话音一落,浩浩荡荡的人群跟着他一起走了。朱颜和茯苓终于松了口气,真是弄不明白这小皇帝的脾气啊,不知怎么就对上了他的胃口。

    不过这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倒是一件件地来了,虽然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是见风使舵的能力都是强的,朱颜她们住的地方渐渐热闹了起来,天天都有其他的秀女过来对她们很是殷勤。

    可是有人却开心不起来。

    “那个贱人,上次真是命大,要不是明王路过,她早就消失了。”一个女子说道。

    “她啊就是天生的狐媚子,上次人没去都能得到雀簪,这回不知道从哪又冒出来偷偷见了皇上,使了鬼法子引得龙颜大悦。”另外一个女子附和道。

    “你们别说了,平时不是一个个法子很多吗,你们倒是再出个主意啊。”刘兹雨抱着头垮下来脸不耐烦地说道。

    “那个贱人能躲过一次,还能躲第二次嘛,既然她最得意的就是她的美貌,我们不如就将她划伤几道口子弄成丑八怪,我看还有人会要她吗?”

    “这个主意好”,今时不同往日,她暗自咬牙狠了下心,“你们谁要替我办成了这事,将来我得到皇上的宠幸后,定不会忘了你们的。”

    转眼之间,离选秀最终的殿试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都在勤于练习,不敢懈怠。

    夏侯熙来到驭射场,来到正在射箭的夏侯明身边,笑着说道:“皇上最近好兴致。夏侯明一看到来人,惊喜道:“熙哥哥总算来了,他们都让着我,一点都不好玩,你快来跟我比比。”

    夏侯明取出一支白羽箭,用手轻轻拂过,拉开弓瞄准后用力一射,箭头精准地射在了耙子的正红心。

    夏侯明连忙拍手称赞: “熙哥哥不愧是我阮都的神射手,这箭法一如既往地准啊。”

    “皇上过奖了”,夏侯熙看着夏侯明开心神色,“皇上最近是遇上了什么开心的事啊。”

    “实不相瞒,还真有。这届的秀女啊,还真挺有趣的。”

    “确实挺有趣的。”

    夏侯明听完,顿时有了兴趣,“难不成熙哥哥也看上了某个人?不过我倒是发现有个人有你很配。”

    “偶,真的吗?”

    “当然,到时殿试的时候你也一起过来,我将她引见给你,你要看上她了,就尽管要去吧。当然其他的人只要你中意的,也尽管跟我讲。”

    “皇上……”

    “我们夏侯家本就子嗣稀少,我就没几个哥哥,从小你与我最近,我玩心大,多亏哥哥你日夜操心国事。我所有的东西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

    三天后,秀女终选殿试。

    虽然前日临时发生了点事,三位秀女失去了资格。但好歹还是如期举行了。

    其中,有位秀女脸上过敏任意抓挠导致脸部毁容,一位喉咙突然哑掉发不了声,自然也无法吟唱自己准备了很久的曲子,还有一位皮肤先是起了疹子后来口吐白沫不知得了什么怪病马上被抬走。

    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刘兹雨心里清楚,这是冲她们来的。

    她十分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失眠害怕,不敢闭眼。这次殿试一路在神游状态发挥的很是不好。

    慕容师师书写了一篇《长门赋》,字字磅礴大气,充满柔性和力度。

    “怎么样,这位姑娘不错吧”,夏侯明招呼夏侯熙上来,在他耳边悄悄说道。

    “慕容姑娘确实不错。”

    “我就说她跟你很是般配吧,怎么样,你府中也没有王妃,要不我就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你吧。”

    原来皇上说的是她,我还以为

    夏侯熙想了想继续说道:“皇上跟慕容姑娘一样酷爱文雅,诗词歌赋,志趣相投,我一介粗衣,习惯于游山玩水,悠于民间,还是晚点再拖家带口吧。”

    “你呀,真是羡慕你,不用像我背负那么多责任烦恼,这些只怕是你的托词吧,在阮都论才华能力,聪明智慧,没人比得上你,好了我也不逼你了,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你这么挑剔,我到很好奇将来明王妃长什么样”

    接下来,又到了其他秀女比拼才艺的时间,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茯苓弹了一首琵琶曲,余音绕梁,惊艳四座。

    ……

    这时,鼓声响起,大点小点疏疏密密,编钟捶打着演奏着小山流水,泉水叮咚,一声悠长的笛声响起,配上五弦琵琶和凤首箜篌空灵的声音,

    朱颜从一群舞女的围绕中轻盈跳出,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水秀长衫,头戴一顶珠冠,轻甩水袖,楚腰纤细,在空中无限翻转。勾手间,云袖遮面,媚眼如丝,娇柔一笑,勾去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一弦一断,一音一转,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音竹渐灭,一曲舞毕,大殿沉寂了很久才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她知道,那一刻,她赢了,那么多年的心血,她想起了那日黑尾天鸽带来的纸上写着一个字:争。

    夏侯明连忙下去将她迎起。

    那天殿内所有的人都记住了她的名字,那个将来让人忌惮,宠冠六宫,祸国殃民的妖妃。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