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第一卷:争当好人 第 23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皇叔每天残废一次

    冉白俯视着坐在山石上的卫岐辛,唇边那抹温和的笑意早已消散:“你我皆是同龄人。但卫岐辛,除去王爷这个名头,你又还剩下什么?”

    “你竟敢这样说话?”

    “不然呢——”

    冉白挑了挑眉:“一个不曾上朝的闲散王爷,难不成还动得了镇国公府?”

    “你配不上秦姑娘。”

    电光火石之间,那个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小王爷瞬间褪了玩世不恭的模样,猛地站起身来,乌唇绷紧,与他直直对视。

    那把精致的折扇被握得很紧,他潋滟的桃花眼中出现了难得的冷意,像是受伤的刺猬,却没有开口说话。

    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天际灰白,万物冷寂。

    看他许久都未置一词,冉白一晒,收了锋芒,移开墨眸,叹道:“也罢,倘若一朝没有了王爷身份,你怕是连巷角的乞儿也打不过,我这又是何苦。”

    他摇着头,转身就要离去。

    身后却响起了一道平静的声音:“说得不错。”

    闻言,冉白皱起了眉,重新看了回去。

    眼前的贵公子没有再生气,那分薄怒已然消去,他浅浅一笑,眸底晦暗难明,没有半点温度,多了些复杂的情绪:“整整二十年来,我都是这样。”

    以前的卫岐辛,从不觉得当个纨绔子弟有什么可自卑的,他避开深宫争斗,活成世人眼中最悠闲自在的王爷。

    但不知为何,从这一秒起,他再也不想继续下去。

    冉白并未多想卫岐辛话中的含义,微微颔首,望了他最后一眼,拱手离去。

    山间柏树巍然屹立,雀鸟高飞,鸦纹玄色长裳的公子负着手,怔怔看向头上那方清澈高远的天空,唇间溢出一丝叹息。

    “分成三路上去。”

    秦妗勒住骏马,带着暗卫们停在了央山山脚下,扬起脸庞,凝视着那条昨天让她吃了大亏的小径,似笑非笑:“务必要把每一棵树,都给我仔仔细细地搜。”

    三路暗卫很快就潜上了山,声势浩荡。

    巫清纵马行到秦妗身边:“主子,今日忽然来搜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

    “寻常的仇家罢了。”

    秦妗侧头看着巫清紧绷绷的小脸,轻声一笑:“怕什么,秦氏这些年结下无数宿敌,多一个又能怎样?”

    她这样随意,反而让巫清更加忧虑。

    理应居安思危才是。

    “主子,属下是担心……”

    “我知道。”见暗卫们消失在视线中,秦妗估摸着时间,打断巫清的絮叨,提剑下马:“我们该上山了。”

    巫清只得又把话吞了回去,怏怏不乐。

    秦妗瞟着她郁闷的身影,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我现在哪有空理会这些。”

    光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卫岐辛,就已经够让她头疼好一阵了。

    他说会把摄政王之位让出来?说得轻巧,但要想夺得,自然又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任务在等着她去做。

    何况还加上了时间重溯,仓族来犯之类的破事。

    身处多事之秋,像仇家暗杀这种习以为常的事,直接处理了就好。

    她如今只盼,朝堂上的那些个顽固派分子们不要也跳出来凑热闹。

    “主子。”见她上山,暗卫连忙来报:“并未搜到异样之处。”

    “怎么可能!”秦妗平静的面容立即一变,快步走向昨日遇刺的地方,抬眼看去,树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黑衣人藏匿的踪迹。

    分成三路纵队也没有捉住他们的一衣一角?

    她红唇抿紧成了直线,望向山顶,声音冰冷:“你们继续搜,不要放过任何一处草丛。玄武十人,随我去山顶。”

    玄武支的暗卫最擅长侦察和近搏。

    昨日是她被逼上崖头,今日倒反了过来。

    除非长了翅膀,否则他们绝无逃离机会。

    寺庙这头,卫岐辛独自坐在山石上,心里乱糟糟的,看着眼前安静的深寺后院出神。

    他的确有了改变的决心,但这并非一时半会能达成的事。

    必须再缓缓,做一下心理建设。

    卫岐辛用折扇敲着脑门,正在长吁短叹之际,余光中却忽然略过了众多黑影。

    “嗯?”他抬起眼,迷茫地看向小院屋顶,顿时回过了神。

    屋顶上,十数个黑衣人点瓦而过,堂而皇之。

    坐在下方的卫岐辛立刻僵住了脸,安静如鸡。

    但那群黑衣人并不曾看他一眼,行色匆匆,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这让卫岐辛暗自松了口气。他想了想,便继续翘腿坐着,偷瞟着屋顶,老神在在。

    不是吧,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现在还是白天罢?

    穿个黑衣裳,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傻了吧唧的。

    他正默默吐槽着,忽然福至心灵,想起这应该就是昨天追杀秦妗和冉白的那一批人。

    卫岐辛心中激动起来,身形一动,刚要起身,却又来了些许神智,慢慢坐了回去。

    咳咳,真的要好好练武了。

    他本有心,想抓了人送去秦府,奈何三脚猫功夫……

    上去就是单纯的送人头行为。

    卫岐辛愁得捂住了脸,恨声骂道:“你说你怎么这么弱?”

    他还没骂完,忽然听见长剑划空而来的破流气声,颈边一凉,像有条毒蛇附了上来,丝丝吐着信子。

    卫岐辛一噎,极为缓慢地放下捂脸的手,和眼前的黑衣人来了个近距离对视。

    “……我刚才说的不是你,是我自己。”他喉间动了动,斟酌着语气,看着黑衣人,诚恳说道。

    这个人身量颀长,一身服帖的玄色劲装,绑着暗金纹路的护腕,眼窝幽深,长睫浓密,盯着卫岐辛不作言语。

    那柄剑虽然贴着他的颈肉,却没有划出伤口。

    卫岐辛不知这人为何在逃走途中还有闲情逸致来威胁自己。

    他犹豫片刻,忽然眨着无辜的桃花眼,开口道:“我有一事想请教阁下,不知可否?”

    黑衣人没说话。

    “你们杀手业界……都必须穿黑衣裳不可吗?”

    卫岐辛指着他的玄黑衣裾,嬉皮笑脸:“大白天的,真的不怕被发现么?”

    黑衣人终于身形一动,长剑重新袭来,声音低沉肃杀:“装傻充愣。”

    卫岐辛皱起眉来。这人倒也不蠢。他的确是在故意转移注意力,想要伺机溜走。

    这次黑衣人似乎真正地动了杀心,剑尖疾速抵到卫岐辛的胸前。

    “站住!”秦妗带人追了过来,看见这一幕,立即飞身向前,拔出了寒冷如雪的利剑。

    黑衣人回头一看,眉头一紧,顿时推开卫岐辛,收剑离开,毫不留恋,并未花费时间与他们缠斗。

    鬼门关上走一遭的卫岐辛捂着胸膛,像是才记起呼吸这件事,猛地喘了口气,委委屈屈地看向拔剑杀来的秦妗。

    可惜那名最后离开的黑衣人身手极好,轻功上佳,几个纵跃,甩开了他们的追赶。

    秦妗索性停下脚步,挽了个潇洒的剑花,走到卫岐辛面前,皱眉问道:“你怎么一天到晚四处瞎逛?”

    “我?”卫岐辛指着自己,不可置信:“闲逛?”

    “你知不知道本王今天一大早就赶过来帮你,被人嘲讽得狗血淋头不说,又牺牲自我,拦住那个幕后指使者?”

    “你居然一点都不领情。”

    “秦妗……你有没有心?”

    卫岐辛一脸沉痛,说得跟真的似的。

    虽然真相实际是他想跑来杀杀情敌的士气,不料被成功反杀。

    但不妨碍他卖惨。

    秦妗当然知道小王爷是个睁眼说瞎话的戏精,便也不在意,只问道:“你被谁嘲讽了?”

    此话一出,小王爷顿时恢复正常,左顾右盼:“没,没什么。”

    他握着折扇,站起身,吹着小调,假装无事发生,转身就准备撒丫子跑路。

    “回来。”

    难得身后有美人召唤,却是个惹不得的美人。

    尽管卫岐辛的心里不情不愿,但人还是乖乖地转了过来,咽了口唾沫:“做什么?”

    没想到秦妗并不是要训人,而是有些无奈:“你走到哪里,身边都不带个人,也不拿个防身的东西?”

    卫岐辛怔了怔,从她平淡的口吻中听出了一丝关心,不是错觉。

    他展颜一笑,卸下了那副吊儿郎当的伪装,小跑回来,眸子变得亮晶晶地:“那你就陪我去挑把好剑,行不行?”

    他明明是个玉容俊美的年轻公子,却又带了孩子气,像个摇着尾巴的少年。

    秦妗神差鬼使地点了点头。

    但不等他们走下央山,眼前的红枫山路忽然扭曲起来,拉伸成一团,白光大盛,刺得睁不开眼。

    光芒越来越强烈。

    “你们两个真是要气死老夫了!”

    白光散去,原来是又回到了那个挂满古训字画的宽敞厅房,门外云雾缭绕。

    许久未见的离耳尊者还是那副豆丁大的模样,正在卫岐辛腿边喋喋不休地批评,用着像个老头子般的声音:“居然还主动去犯忌!”

    他的本意是借玉佩检测来教化二人,没想到却被钻了漏洞,成为了操控时间的手段。

    卫岐辛低头看着那个白袍小豆丁圆滚滚的头顶,胸中忽然生起了一股闷气。

    他才邀到了和颜悦色的秦妗,幻想着一会逛哪里吃什么,高高兴兴下山,结果“咻”地就被接到了这里,计划全盘打水漂。

    换了旁人,谁不生气?

    卫岐辛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忐忑不安,自顾自找了个座位,斜着眼,似笑非笑说道:“尊者,我们可是一直乖乖遵循着你的教诲,只不过不小心犯了一次,你怎能说是我主动的呢?”

    原本冷淡瞧着小豆丁的秦妗扑哧一笑,也坐了下来。

    离耳尊者看他们一副放荡不羁无所谓的态度,气得连喝三杯仙茶消火:“你俩可知还剩下多少天?”

    秦妗托着腮,皓腕如凝霜雪,妩媚冷艳的描画眸子一扫,淡淡答道:“七十六天。”

    卫岐辛扳着手指头数了数,撇撇嘴,点头道:“对啊,七十六天,还早呢。”

    离耳小豆丁从没见过这样油盐不进的改造对象。

    昨晚卫岐辛在大街上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深知再这样下去,只会适得其反。

    他直摇小脑袋,背着手,焦虑地在厅房中来回踱步,半晌,看得卫岐辛眼都花了,这才一拍脑门,终于停下,忽然笑出了声,在两人犹疑的注视下,宣布道:“重阳节这天过后,你们不必死拘着五字箴言了!”

    卫岐辛:“有这等好事??”

    秦妗看出了离耳小豆丁眼中的狡诈之意,皱起黛眉,静静开口:“然后呢?”

    “玉佩会定时给你们指示,限期完成,否则重新来过。这七十六天结束后,老夫再来评判,魂魄消散与否,全看你们啰。”

    “等等,等等,”卫岐辛仔细琢磨着他的话,有点警惕起来:“什么指示?”

    小豆丁得意一笑:“待会的第一个指示就是,让当朝皇帝真心实意地笑三次,期限五天。”

    “就这啊?”卫岐辛揉了揉眼睛,乐不可支:“这可比温良恭俭让简单多了。”

    秦妗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你是傻子吗?”

    一定有诈,不可能像看起来这样简单。

    离耳看出了秦妗的怀疑,正色说道:“你们放心,接下来的指示都是这种小事,没有陷阱,老夫乃是堂堂一介王朝守护人,怎会和你们开玩笑?”

    “只要认真去做完,从此以后,你们随心所欲。”

    他不再多说,小手一挥,一阵呼呼大风袭来,厅房和人影都渐渐消失了去。

    清风吹过枫树,秦妗和卫岐辛被悄无声息地送回到了山间,暗卫们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卫岐辛拿起腰间的玉佩,左右看了看,上面果然没有了箴言,只出现了一排小小的字,正是刚才离耳所说的那个任务。

    “让小皇帝真心实意笑三次?”他抬起眼,轻松摊手:“直接进宫去挠他痒痒不就行了?”

    秦妗:……毫无逻辑却很有道理。

    当今皇帝是卫岐辛的小侄子,时年六岁半。

    玉佩上的指示要求两人共同完成。看来,他们不得不进宫去找小朋友了。

    话说回来……怎么逗笑他?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