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恃宠为后(重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恃宠为后(重生): 第97章 更新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jingfangkeji.com八八读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恃宠为后(重生)

    《恃宠为后(重生)》/晋江文学城首发。

    容晞次日清醒后, 便觉身上异常酸.乏无力,慕淮昨夜折腾到了近寅时三刻,方才放过了她。

    这个男人在这种方面, 仍存着恶劣的一面。

    慕淮一如既往,是个精力极其旺盛的人, 他同容晞一样,几乎也是彻夜未睡, 可到了次日白露熹微之际, 却毫无倦意地又同王怀一并去大营查看了番撤军的事宜。

    是夜, 原邺境内, 也来了数个快马加鞭的传讯兵,慕淮由此可以随时得知那处的动向。

    慕淮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军务,容晞虽然已经睡醒, 但挣扎了半晌, 却仍觉使不出气力, 尤其是腰骨那处,昨夜有那么一瞬,她都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碾.碎了。

    她没心思再去伺候慕淮, 想着回程还需要行上数百里的路,便阖上了双眸,决意闭目养养精神。

    容晞于半梦半醒, 意识朦胧间,似是听见了相国严居胥的声音。

    幸而她身前有扇屏风,可以将她遮挡。

    她透过屏风的空隙窥视, 见帐帷被掀, 同慕淮阔步而进的, 果然是严居胥。

    而严居胥的身侧, 还站着一个她不认识的官员。

    原来慕淮在得胜归营后,便命人将严居胥从汴京唤到了齐邺的交境之处。

    而严居胥唤他身侧的官员为杜尚书,朝中姓杜的尚书惟有户部尚书一人,容晞因此辨出了那个官员的身份。

    王朝更迭,得胜的帝王亦有许多琐事要同宰辅臣下商议。

    容晞保持缄默,亦不敢轻易调整睡姿,她不想在慕淮同臣子商议要事时,发出什么怪异的动静。

    严居胥的嗓音有着士人特有的清润,道:“去年中原之内,我齐国虽遭逢旱情,却因陛下东巡的布防,国力并未受其影响。北方燕国,现下仍饱受涝灾遗苦。而邺国今年丝缎产量不佳,也是因为流年不利。臣听闻,邺境的许多桑树都发生了虫害,没了桑叶,蚕自是也无法存活,怪不得邺境今年的绸锦产量锐减。”

    大齐要购的这批锦缎,主要是做为官锦来用。

    就单拿这汴京城来说,既是都城、是天子脚下,这城中便有数不清的职官。

    有文散官还有武散官,亦有一大堆加官。

    王侯公爵更是数不胜数。

    每个官员每季,至少要做两身按仪制的官服,一年算来,要耗用的官锦,便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无论是各种品阶的官员,还是身份贵重的王侯公爵,他们俱代表着一个国家的体面。官服冕服,和发冠佩绶等物,不说要设计的多华丽,却也要说得过去。

    都说邺锦燕绸,北方的燕国也盛产各种华丽的织锦丝绸,可慕淮却不愿同燕国做这桩买卖。

    毕竟两国早就彼此忌惮,且燕国绸锦的要价也要比邺国高上不少。

    齐燕之间隔着一个邺国,二国之间并无接壤之处。

    鹘国却同燕国有着接壤之处,鹘国本为蛮夷之地,自然没有发达的丝织业,所以燕鹘两国近年也总有以马换锦的往来。

    拓跋虞也长大了不少,早已褪去了早年的青涩稚.嫩,他养父罗鹭可汗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近年燕国和鹘国锦马互市之事,多数都由拓跋虞负责,听闻他同燕国的官员和王室成员也发生了诸多不快之事。

    因着容晞的缘故,齐鹘两国一直处于和平交好的状态,但鹘国同燕国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差,二国接壤边境处的百姓也总会发生冲突。

    而慕淮这番,既动了邺国的地界,燕国必当有所提防,只是目前他燕国自顾不暇,表面上不敢同齐国撕破脸皮。

    帐内正央的铁架上,悬着巨型的螭龙铜壶,里面正咕咚咕咚地烹着初春最鲜.嫩的一批毛尖新茶。

    茶香袅袅,扮作黄门的侍从为慕淮、严居胥和户部尚书各呈完一盏清茶后,慕淮的语气稍带着喟叹,道:“齐国也不是不能产锦,只是燕邺的织工若能在一日内,便能织造一匹上好的锦缎,那齐国的织工便要用上五日,且较之燕邺的锦缎,要劣质许多。”

    话说到这儿,慕淮也无甚心思再去品茗。

    他将手中的瓷盏放在檀木案后,语气颇重地又道:“那邺君也实乃狠心之徒,知朕即要攻入皇城,便提前派兵将邺都织造局的数千名织工活活烧死,其内的锦缎亦全无所存。”

    严居胥和那户部尚书听罢,面色皆是微变。

    慕淮又言:“只救出了几个受了重伤的织工匠人,而其中有职衔且对织造经验丰富的锦官,无一存活。“

    最后一字咬音极重。

    慕淮的声音就算是情绪平静时,也是不怒自威的。

    现下他稍有愠怒,户部尚书屏着呼吸,手中瓷盏的茶水险些洒出,他强自镇定,暗觉若皇上的手中仍执着茶盏,那八成这茶盏便会被他捏个粉碎。

    严居胥表情尚算平静,眸中却流露出了惋惜,劝道:“陛下,依臣拙见,邺土既已尽归齐境,那这造锦的法子也早晚都能寻到。“

    慕淮颔首,语气仍是幽幽,道:“朕不欲向燕国买锦,但满朝文武却不可总着旧衣。”

    容晞在屏风后,恰能清晰听闻三人的对话,亦能切身体会到慕淮的焦急。

    其实邺国这地界,若论农田水利,是远远比不上齐国的。所以若这织造局的匠人都被邺君烧死了,那此番攻邺,慕淮最想要的东西还是没有得到。

    待慕淮对臣下倾吐忧虑之后,又向户部尚书询问了国库的开支。

    户部尚书答:“齐国去年逢旱事,今年幸得丰收,国库本有盈余,但如今这场战事,却属实耗银无数,国库银两尚可维持禁城开支。但皇上…若仍想修地下皇陵的话…可以调高民间税赋。”

    慕淮挥手制止,道:“不可。”

    ——“地陵一事不急。”

    自慕淮动了修造地下皇陵的念头后,便于容晞还怀着慕琛时,就着手让工部的人设计地下皇陵的构造,亦派他们提前在汴京郊外选址。

    可那些工部官员呈上的草图,慕淮没有一个满意的。

    容晞强忍着身上的酸.乏,为自己拢了拢衾被,却觉得慕淮这么早就要修地陵,属实奇怪。

    古今帝王或许都有这样的心思,他们生前生活奢靡,死了便也想延续这种生活。

    但慕淮这才几岁,怎么就动了中年帝王的心思,想着修陵了?

    容晞复又阖眸,她并不惧怕陪葬之事,若慕淮真的先她而去,只要那时珏儿和琛儿都已长大成事,她立马便能吞金自尽,下地陵里去陪慕淮。

    这时,帐内的三个男人皆已起身,慕淮嗓音温淡道:“严卿辛苦,邺境后续事宜,朕便全权交付于你了。”

    严居胥恭敬回道:“陛下放心。”

    户部尚书和相国严居胥离开主帐后,慕淮便走到了屏风后。

    容晞眯着美目,她透过眼缝见慕淮早已穿戴整齐,便暗自腹诽着,这男人就是这样,在内对她总是那样一副恶劣的狗样子,在外却永远都是那个人模人样、光风霁月的英俊皇帝。

    见慕淮已然端坐于睡榻边,容晞便将衾被覆在了脑袋上,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慕淮无奈倾身,隔着衾被,将薄唇附于女人软小的耳旁,温声问道:“朕吵醒晞儿了?”

    容晞嗓音软软的哼唧了一声,并不太想理睬慕淮。

    慕淮隔着衾被拍了她一下,语气故作微沉,低声责备道:“一大早上便同朕犯娇耍横。”

    容晞被他拍了那下后,便又蜷了蜷身子。

    真像一只小懒猫。

    慕淮哑声失笑,语气温和了些许,哄劝道:“起来罢,马上就要拔营启程了。”

    容晞这才点了点头,闷在衾被里道了声:“嗯。”

    待身量娇小的女人从衾被里钻出来后,矜贵帝王便低下了身段,亲自伺候她穿靴理衣,动作竟是极为娴熟。

    见女人不时的揉着双目,纤腕上也存着青.紫的指.痕,慕淮眸色变了变,觉自己确实将人折腾得狠了。

    回齐的路上,旭日高照,天也渐变得温暖。

    容晞暗觉,她随慕淮出征,也就十余日的功夫,这周遭的树植竟比来时葳蕤茂盛了许多。

    华贵的辂车内,温暖又宽敞。

    辂车巨型木轮辘辘碾过官道,容晞在车内枕着男人的双腿,很快便入了梦乡,并未因路途的稍有颠簸而受到干扰,睡得很是酣沉。

    她在睡梦间,想寻个东西做为攀附,便不断地调整着睡姿,也理所应当地将慕淮的腿当成了枕头。

    容晞梦见珏儿的小身子向她奔了过来,可一脸怒容的慕淮却挡在了她的身前,不让她抱珏儿。

    随后,她的嘴也被人狠狠地咬了一下。

    容晞觉得这种触感很真实,应该不是梦境。

    半梦半醒间,却发现慕淮果然将她拽了起来,他正扣着她的脑袋,一脸愤恨地吻.咬着她的唇。

    吻势虽有些汹.涌,但二人是在行进的辂车内,容晞并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低.呜着向慕淮讨饶。

    ——“夫君…夫君…臣妾怎么了?”

    慕淮睇着她慌乱的眼,哑声问道:“睡就好好睡,手为何要乱摸?”

    “我……”

    容晞暗自回想了一下,她适才在梦里,好像是碰到了什么物什。

    她双颊一红,忙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慕淮却不欲听她的解释,凉薄的眼带着克制和隐忍,他蓦地提着女人两个纤细的胳膊,让她背对着他,坐在了他的腿.上。

    亦从身后圈住了娇小的女人,嗓音低沉道:“乖晞儿,既然惹到朕了,就要付出代价。”

    容晞推拒着,几乎快要哭出声来:“不行…这样不行的。”

    ——“怎么不行?”

    慕淮原也是想吓一吓这个小磨人精,知她已然很疲惫,并不欲在辂车里疼爱她。再者适才车夫同他道,还有十余里的路程,整军便要入齐都城门。

    容晞却不知慕淮的那些心思,还在想着对策,她复又探寻似地问:“臣妾…臣妾错了,陛下就饶臣妾这一次罢……”

    慕淮亲了下她的额侧,另一手掐着她仍带着斑的脸蛋,愤恨地问道:“你说,你是不是个磨人精?天天就知道磨缠朕,朕都要快被你给磨死了。”

    话落,男人锢着她的力道稍小了些,容晞若受惊之兔似的,立即挣脱了猛狮的爪牙。

    容晞赶忙寻了辂车的别处坐下,且离了慕淮好一大段距离。

    分明不是她在磨人,而是无论她做什么,这男人都觉得她是在勾他,是在磨他。

    她就不能靠近他。

    若要她来埋怨,她还想说慕淮黏她呢,他都要黏死她了。

八八读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坚持经常读书,新鲜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涌来用之不竭。勤奋攻读,像东风里花柳争换得形色簇新。
八八读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